我啐了一口,不高兴的说:“我都说了,这是治病救人的东西,你快点给我。”

看我表情很认真,陈雁秋微微凝眉,但还是自己把药方拿出来给了我。

不过我知道,想要让陈雁秋这种表面理智,但实际上心里非常固执,认定了的事情不会改变的女人给我道歉,那是有点异想天开,所以我也没有多说什么。

想想叶紫为了结个婚,稍微拖延了给陈雁秋的帮助,陈雁秋就气得和叶紫决裂,甚至认定了死仇,这搁普通人身上都会认为她是个傻子。

“你先睡,我再想想药方。”我咬着笔头,想着药方还有什么地方需要改进,当归要不要取消,冬里麻可能还要多加一钱。

陈雁秋坐在床上,按照她的正常习惯来说,这会儿她应该在接见自己的下属才对,不过可能是因为刚刚她偷了我的药方,所以她拉出了一个耳机,声音也小了很多。

想了好久,把药方放在桌子上,我突然听到陈雁秋说:“吴松市那边,你多注意那个老八集团的动向,我们第二次来吴松市打江山,不是来陪别人砸钱的,像这种流氓集团,流氓商人,我们务必在第一时刻规避,免得他们自己是烂泥,也把我们拖下水。”

“其实第一次上上海滩,是我意气用事,还连累了不少人,亏了我也认,但第一次失败,第二次还失败就是问题。”

说了好一会儿,才停止。

我这才意识到,陈雁秋为什么要说叶紫的格局太小了。陈雁秋是来上海滩做生意的,她不只是开养生馆,米兰时光说不定只是她一个用来和叶紫同台对飙的工具,她最看重的,还是她家里的大生意。

既然这样,她为什么不和叶紫和解,她自己也说了,第一次来上海滩做生意,是她自己太意气用事,亏了也不应该怪叶紫的。

大概她也是犟的吧。

“对,注意李老八,最近他动向频频,我怀疑他可能要在吴松市的商场上搞大动作。”

打完电话,陈雁秋笑着说:“上海滩,不简单啊。”

我忍不住说:“你想知道李老八和他那个老八集团的一些事情吗。”

李老八,老八集团,这下我可明白了,陈雁秋在上海滩做生意,这个屁股不干净的流氓商人是避不开的。

“你认识?”陈雁秋急忙问我。

我点头说:“我知道他,和他有点矛盾,关于李老八的大动作,我可以告诉你一些我经历的事情,李老八最近几个月,很嚣张,也很疯狂,他的老婆和小三都是我的病人,和我关系不错,上上周,我和他的小三一起去余杭市参加他酒店的开业典礼的时候,他不但设计坑了酒店合伙人,还设计借合伙人之手,把他的小三清理掉。”

“这么疯狂,他到底是做生意的还是做黑的。”陈雁秋有点无语,这种野蛮行事的人,早该被市场淘汰了才对。

我说:“先前,吴松市的安庆帮义社社主韩锦绣和李老八矛盾重重,李老八还支持了韩宝佳的夺权行动,但是被阻止了,李老八最近的动作,似乎都是在为争夺长江口的航运。”

陈雁秋的眼睛里面爆发出了异彩,她惊讶的看着我,脱口而出:“你和刘楚媛不会真的是兄妹嘛,他是交际名花,你是交际名草啊,认识这么多人。”

“哪有那么不堪,我就是认识一些朋友。”我赶忙拒绝承认,什么交际花,我刘正行得正坐得直,不做那种卖笑生意。

陈雁秋忽然楞了一下,他指着我说:“都传说那天晚上韩锦绣早就意识到了韩宝佳的夺权行动,故意安排了人在附近阻止了韩锦绣的雷子,那个人是你?”

“没错,是我,不过不是故意的,是韩二姐拉我过去,无意间遇到的。”我很诚实的没有去顶这个传说,世人都喜欢以讹传讹,韩锦绣要是真的知道韩宝佳要叛变,她早该在之前就清理掉韩宝佳,何必再等韩宝佳动手的时候去埋伏人。

“嗯,这个我信。”

陈雁秋仔细的把我打量了好几遍,她忽然走过来拉着我的手,有些讨好的说:“好弟弟,给我介绍一下韩锦绣见面如何。”

“你又在打什么鬼主意。”我皱起眉头,我和韩锦绣还是挺好的关系,至少人家帮了我好几次忙,都是不涉及钱的事情,我要是把陈雁秋介绍过去,韩锦绣怎么看我。

章节目录

爱如潮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星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火并收藏爱如潮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