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这是收你利息。”

陈雁秋小脸微红的回去继续骂她的下属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和我亲了一下,陈雁秋骂下属的时候更加凌厉,我都听到有两个女高管当场抹眼泪,这女人,可怕的时候也真是可怕。

想想陪这位,似乎还不如陪瓯楚菁呢,瓯楚菁是那种不管息怒都不会真得拿出来,摆在你面前的女人,她会静悄悄的把自己的怒火隐藏在心灵深处,然后在某个时候给你一下,疼得你这辈子都记住这个教训。

把药方再深深 看了一遍,我才放心的把药方放在兜里。

忘了说,为了防止被别人发现我眼睛的破绽,我特意写的是盲文,我可以用手摸得出来,陈雁秋却看不出来。

所以陈雁秋估计才会跟我开那种过分的玩笑吧,她又看不懂那个是药方,只以为是我写的某些东西。

洗漱之后,我躺在床上,掏出手机和嫂子发了几句话。

嫂子那边过了一会儿,回复得有些晚,但还好没有什么异常的情况,估计是娘家人事儿比较多吧。

我沉沉睡去。

第二天一大早,果然,我刚醒来,就觉得浑身酸痛。

陈雁秋这女人,晚上睡觉的睡相不是一般的差,简直就是无法无天。

她把被子蹬到地上就算了,她那个枕头干脆就找不到了,我左看右看,才在床缝里看到了枕头。

陈雁秋趴在我身上,口水浸的我满胸口都是,昨天被她咬的那个印今天还没有消掉,让人真是越看越无奈。

这女人我是招惹不起,这么差的睡相,她难道是从小就一个人睡50平米大的巨床吗?

我在星爷的电影里面看过,不过没有人会真的睡那种地方吧。

这次我总算记住了教训,这女人早上有起床气,能不惹就不惹,我拍打着陈雁秋的脸,喊着“早上了,赶紧起来,上班了”,没一会儿,陈雁秋才不情不愿的从睡梦里醒来。

她坐起来,直着腰发懵。

我知道起床气严重的人都要缓一会儿大脑才会活跃起来,我先下床穿好衣服,洗发梳头,回来陈雁秋的表情果然好了不少,我才过去给她穿衣服。

等衣服穿好了,又要洗头刷牙,我甚至有种我是陈雁秋的保姆的错觉。

门打开,玛利亚和章秘书如期而至。

我估摸着,这俩人应该是在附近的民房里面租了一间吧,不然怎么把时间掐的这么准。

章秘书帮陈雁秋整理去了,我找到玛利亚,把昨天的事情都说了一遍,然后对她说:“你今天陪陈小姐出去,一定要注意安全,我害怕那个叫何继峰的还有一些下流下作的手段没有使出来,你懂得。”

“我明白,在东南亚,这种事情多了。”玛利亚倒是很明白。

我想想也对,国内在哪方面玩得都是国外玩剩下来的,东南亚那边有不少的富豪,日子过得和中东的土财主差不多,他们玩什么花样都有可能。

“好,那我就先走了,我那边还有一个急着等我救的病人。”

我收拾好东西,赶忙往医院赶去。

今天医院里面的人少了很多,我刚走到门口,就看到几个病人和医院的护士拉扯着,大喊:“快点让我们走,快点退款,昨天晚上居然有人到处偷东西,我们的手机都没了,你们医院怎么赔?”

“就是,昨晚上停电停了一个小时,我起来一看,我房门口的鞋子都被偷走了,你们医院怎么管的,偷手机就罢了,鞋也偷,面包也偷,是难民闯进来了不成?”

那护士看起来非常的尴尬,周围一大圈气势汹汹的家属和病人拉着她们要说法,她们哪有说法啊。

“非常抱歉诸位,经过我们的排查,昨晚上停电是因为保险丝老化,但什么时候有人在偷东西,我们确实没在门外监控里发现有外人出入的痕迹。”护士长话还没说完,家属们更愤怒了。

“我告诉你,这就是你们学院里面有内鬼,肯定有人偷偷把我的东西存起来,等我们走了再拿出去卖掉是不是,你们是不是也分钱了?”

章节目录

爱如潮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星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火并收藏爱如潮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