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我就不信你没有药也能把病治好。”黄医生一脸阴狠,他捂着自己的肚子,推开人群恨恨的走了。

我则笑着掏出手机,对其他的医生说:“我已经录音了,他承认他把我的药偷走,这个事情我绝对要向医院投诉,我要去告他草菅人命,你们当医生的都是这样看对待病人的,不是自己出的药,甚至都要把病人自己准备药也偷走毁掉,要脸吗?”

这下,医生们不敢说话了。

他们也不好确认黄医生到底有没有去偷病人自己准备的中草药,但是这不重要,只要病人去告姓黄的,那事情可就太大条了。

没有病人愿意让这样的医生给他们治病,就算最后查无实据,姓黄的最后也惹来一身骚。

“他本来就性格古怪,真不是医院的问题,我们绝大部分的医生都是心地善良,为病人着想的人。”一个医生马上沉稳的拦住想要说点什么的医生,沉稳的对我说:“我姓张,是隔壁病人的主治医生,如果这件事情查到最后有,那么医院绝对比您更想让他去监狱里面受罚,如果没有,我们也会努力监督自己,提升自己的服务质量。”

不得不说,这人嘴上功夫挺好,说话有理有据有节,比那姓黄的好得多。

我点点头,比较满意的说:“我希望医院能够赶紧自查,等我这几天给老爷子熬药完之后,我一定会找他讨一个说法。”

“您,熬药?”

张医生忽然严肃的问我:“那么,请问你有行医资质吗,如果无证行医,我们医院有权阻止你。”

“废话,没有我会下药吗?”

我翻翻白眼,回了屋里。

肖养正坐在旁边唉声叹气,他对我说:“也不知道为什么,咱们昨天晚上什么都没丢,就偏偏丢了咱的药,你说怪事不怪事。”

“肯定不是坏事,绝对是有人在背后兴风作浪。”

我坐在桌子旁边,摇头说:“时间还早,还可以去更远的地方买药。”

“不行了,我已经让你阿姨开车去商都市最大的中药行问了,没有,全都没了。”肖养正非常遗憾的对我说:“可能真的是天意吧。”

“哎呀,不就是生老病死嘛,我都不着急,你们几个急什么。”老爷子还挺看得开。

可是老爷子看的来,我却不能。

“这不是命,这是有人在暗中作梗,肖叔叔,你们在文宣方面有人吧,这次的事情过后,一定要让这老小子知道咱们也不是拿人命忍气吞声的。”

我冷笑着,捏着那张被我揉皱的药方。

“有关系倒是有关系,可是,药都已经被偷走了,现在再去追究黄医生的责任,也晚了呀。”肖养正捂着脸痛苦的说:“如果昨晚上我没有去吃饭,一直守着药就好了。”

“没关系,总会有办法的。”肖冰玉难得的说了句劝人的话。

我坐在椅子上,心里面心乱如麻。

这时候我能找谁,每一分钟都是命,而我认识的人却很少有在药品行业里面做事的。

就算是韩锦绣这个搞运输物流的,她也不可能在长江口给我直接投送到牡丹城市啊。

难道真的就要让姓黄的得意了?

他拿着人命,吃着人血馒头,还要看着我笑?

我刘正要强,不是认怂的主。

握着手机,看着自己的通讯录,我一遍一遍的往下翻,想着到底能不能找到一个在这一行有关系的人。

翻来覆去,一个都没有。

“我给叶姐打电话了,她说会问问她的客户,不过她那边的客户都没有做医药的,所以可能,只是个安慰。”肖冰玉有点垂头丧气,本以为外公已经没有时间了,谁知道我却及时出现,但在我给她希望的时候,事情却又反转,姓黄的突然来这么一招。

我突然灵机一动,好似想到了什么。

“你刚刚说什么,叶姐要找谁?”我赶忙问肖冰玉。

肖冰玉奇怪的看看我,说:“找客户啊,老客户。”

“对,就是这个。”

章节目录

爱如潮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星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火并收藏爱如潮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