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

我这个时候哪里还计较的来钱的事情,况且我也没在意这药方怎么样,像老爷子这样的病,只能说不算少,但老人到这个时候,正常的好医生都应该看得出来,也能找到合适的应对方法。但是像黄厚生这种拿人命开玩笑的,九成九就是随便做了一个检查,就说没救了。

我要是法官,像这种人我能见一个就枪毙一个。

“没事,药方从现在起就是您的了,你想怎么用就怎么用。”我赶忙讨好地说。

那边苗韵锦很满意的说:“没事,我也不是独吞的人,会给你留一部分利的,好了,你在牡丹城市市医院对吧。”

“没错。”我赶忙点头,有戏啊。

“我这就打电话,让商都市总仓向牡丹城市送货,我会专门叮嘱的,两个小时里送不到,他就可以立刻下岗。”

说完,电话就挂了。

我心里面则为被她吩咐的那个负责人默哀了一把。

从商都市到牡丹城市,光是中间的高速正常慢一点就要俩小时,再在市区里面穿行,三个小时都是快了,苗韵锦真不愧是做生意的,把小弟逼成这样。

挂断电话,我才松了口气。

回到屋子里,肖冰玉却如丧考妣的在那里抹着眼泪,肖养正已经说不出话了。

我赶紧走过去一看,老爷子竟然都昏迷过去了。

这不用说,已经是将要油尽灯枯的预兆!

“该死姓黄的,他死定了。”

我呲着牙怒道。

昨天的药方,我有好几味比较稀缺的药还没有买,但实际上那些药在本地的药行里应该是能买到的,所以如果姓黄的没有在里面动手脚,我现在应该就是刚买到药,开始熬药了。

“你能怎么样,把人扔在黄河里吗,能不能不要再说那些风凉话,我们现在得把爷爷救回来。”肖冰玉忽然情绪爆发的冲我大喊。

我一愣,虽然生气,但是我也理解,这女人是个犟驴性子,最受不得别人的指指划划。

但我理解,不代表我心里舒服。

肖养正马上跑过来拉住自己的闺女,冲我道歉说:“你已经尽力了,冰玉有点太激动了,见谅。”

“别说了,真是的,就因为中医西医那点破事,我爷爷命都快要没了,哪有那么多的破事。”肖冰玉在那边擦着眼泪,不理我了。

我叹了口气,说:“我和中国最大的草药企业的老总打了电话,他们在商都市的总仓会直接开车送货到医院,两个小时以内就到,我只希望,老爷子能撑到今天晚上。”

“什么, 你真得找到了?”肖冰玉惊讶的嘴都合不拢了,在她最绝望的时刻,事情竟然又有了转机。

“嗯,找到了。”

我点头。

肖养正感动得热泪盈眶的说:“小正,这次的事情实在是太麻烦你了,冰玉性子急,人缘儿不好,在外面跟别人总是起争执,你在那边啊,你多照顾照顾啊,以后也好过日子。”

肖养正这话就已经说的很明白了,希望我和肖冰玉能够最后走到一起。

我看了一眼肖冰玉,这姑娘的脸已经红到了脖子根,显然她也听明白了他老爹的意思。

“你说什么呢,过日子这种事情我也没有想过呢。”肖冰玉冲肖养正难得的撒起了娇。

我看看肖冰玉,再看看肖养正,心里面直发苦。

关于以后结婚的事情,我的确,偶尔有考虑过,但我那会儿都是鬼迷心窍,想和嫂子在一起的。

但是嫂子又对这方面非常的抗拒,只要我敢说出口,她这会好几天都不理我。

在机场的时候,见到肖冰玉,嫂子欢喜得好似开了花似的。

肖冰玉家境没瓯菲儿那么的好,文化水平又非常的高,人也好看,演得也很热情,嫂子跟我说,希望我能和肖冰玉好好打算一下。

章节目录

爱如潮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星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火并收藏爱如潮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