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呦,这位张医生没有看出来,居然还是一位官二代。

我笑了笑,不过如果官二代里面有一半的人都是这样用心负责的话,那我对官二代的印象也会好很多。

“什么,张朝阳是你爹,不可能!”黄厚生慌了。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本来只是想收拾一下这家人,却把隔壁那个年轻的医生招了过来,他竟然是院长的儿子,藏得这么深,他以前从来就没发现。

“好啊,原来你们联合起来一起坑我,张朝阳的儿子是吧,你现在也为虚假宣传的中医骗子做保护伞,我本以为你父亲是个正直的人,可没想到也是一个表面光的黑心奸商,哼,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黄厚生犹自不信邪的说:“我黄厚生再怎么样也是一个高级医师,我有行医资质,我到哪一家三甲医院都是能随便进的,你以为我稀罕你们家破医院?”

我看黄厚生仍然不信邪,仍然在作死的路上渐行渐远。我就一边给老爷子扎针,这几天警告他说:“哼,黄厚生,你嘴皮子功夫耍的挺厉害,我特意查了一下,这些年在你的手里出现的医疗事故没有五十也有三十吧,你比同期的医生都要多50%,这些你怎么解释?”

“什么怎么解释,我不用解释,医道人心,人人皆知。”黄厚生额头冒出了冷汗,他冷哼两声拂袖说:“不跟你们这些骗子说了,我收拾一下自有去处。”

“慢。”

我给老爷子扎完了十八跟金针之后,我擦擦冷汗,对黄厚生说:“今天你应该就能接到通知了,从今天起,你所有的医师证明,行医资质全体吊销,哦对了,还有记住你个人的重大医疗事故,并且还是故意的,舒服吗?”

“不可能,你小子不要在这里诓人了,除非是上面特批,不然哪有那么简单就取消我资质的,骗人也不找个好点的理由。”黄厚生哈哈大小,他大概以为他仍然可以逍遥法外吧。

黄厚生这些年的档案真的是让人触目惊心,在他手上,这十年里,有四十多起明明可以避免的医疗事故,甚至还包括把口罩留在了病人的体内,注射错药剂的要命事件。

可黄厚生资历太老了,以至于没有多少人敢动他。

但不敢动他,又不代表他有背景,不过是有人不想脏了自己的手。

但黄厚生当着苗韵锦的电话,说了那么侮辱中医的话,他还能好好的在这里当医生,我就把自己的脑袋拧下来当球踢。

苗家的电话那可是能直通天听,比瓯楚菁和陈雁秋高出三分的,黄厚生算什么,就是一百个黄厚生捆在一起,都不够苗韵锦一个电话打的。

我淡淡的敲敲手机,说:“就不要在这里做口舌之争了,张医生,麻烦你请保安把这位无耻五良的医生赶出去,我觉得作为一家治病救人的医院,不把他送到监狱里实在是对不起那四十多起医疗事故。”

“当然。”

张医生一脸正气的叫来保安,黄厚生还犹自叫嚣个不停。

“姓张的小崽子,你爹都不敢这么对待我,你居然敢把我赶出去,你们家把持医院,你们是独裁者,我要揭发你们!”黄厚生被保安拉扯着,还嚣张的喊个不停。

我对肖养正说:“你看这个庸医,自己弄出了那么多的医疗事故,到现在还觉得自己是一个正义之人,呵呵,像他这样的人,枪毙十次都不够。”

肖养正对黄厚生早就恨意满满了,自家的老岳父,差点就被这个贱人给弄的魂归西天,他推推眼镜,怒斥道:“我回去之后要发动我的同事,一起批判这样的不良现象。”

我知道肖养正是在文宣方面工作的,他们拿笔杆子,就跟我们拿手术刀一样,都是可以杀人诛心的。

“叮叮叮。”

章节目录

爱如潮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星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火并收藏爱如潮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