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肖冰玉只是脸红,嘴却很严,什么都不透露出来,老爷子就不高兴的指导她:“傻闺女啊,做人啊,最重要的是一个开心,你觉得他顺心顺眼,你就先把人给抢回来,不然等你上场的时候啊,那人早都被抢走了,毛都不给留。”

肖冰玉一听,红晕从脸颊一路红到耳朵尖,都能看到深红色的耳朵微微颤抖,似乎在表达自己主人的羞涩之情。

我在一边想解释说:“肖爷爷,我和冰玉还没准备。”

我还准备解释我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肖冰玉却忽然小脸一冷,不明不白的恶狠狠的瞪我一眼,然后甜甜的对老爷子说:“爷爷,我和阿正现在正在准备在吴松市住一起呢,等过一年两年工作稳定了,我和阿正就结婚,给您抱大孙子。”

肖冰玉这番话实在出乎我的意料,我没想到,肖冰玉竟然为了安慰老爷子说的这么超前。

又或者是她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准备把我趁着这个机会,一并收入囊中。

我分不清,但是老爷子身体都这样了,我还是陪笑地说:“冰玉,私下里说的是,你怎么拿出来说,这不还没有确定嘛。”

肖冰玉腾的站起来,冲我说:“刘正,你什么意思,想始乱终弃是不是。”

“我哪有!”

这女人真是不可理喻,脾气性格在人面前也还是那么野。

肖阿姨赶忙过来劝架说:“你们两个就别吵了,让爷爷休息。”

“不吵不进一家门啊,我跟你奶奶当年,也是吵,三天一大吵,五天一小吵。”老爷子哈哈笑着,笑得很开心。

我看老爷子这个状态,便已经肯定,老爷子身上的病已经好得七七八八了,剩下的就只是精心的疗养。

在医院里面又呆了一会儿,我看都已经四点半了,我站起来说:“我得先回去了,冰玉我微信跟你聊。”

肖冰玉点点头,嫌弃的说:“赶紧走,我早就不想见你了。”

我咧咧嘴,转身回了家。

今天倒没有哪个小混混在我家门口乱泼粪,我一推开门,就看到陈雁秋躺在椅子上,在阴影里敷着面膜,和旁边一个陌生的女人聊聊天。

我刚回家,陈雁秋就颐气指使的对我说:“快,去给我做饭去。”

“你怎么不去做?”

我就不高兴了,“我刚刚治好了一个病人,累了,不去。”

看我不高兴了,陈雁秋才对旁边的女人说:“我弟弟是个医生,今天去救人了,看把他给能的。”

旁边女人上下把我仔细打量了一番,才疑惑的对陈雁秋说:“这是你弟弟?”

“当然,如假包换。”

陈雁秋很自傲的拍拍胸口,对她说:“我弟弟学的是中医,很擅长对女性的身体调理,怎么样,要不要让他给你捏一下?”

“还是不了。”

这女人礼貌的拒绝,我留意了一下,大约三十六七年纪,打扮精致,气态高雅,大概是牡丹城市的某个有钱人太太吧。

能和陈雁秋说笑的女人,层次至少也应该是一个地区首富吧。

我看陈雁秋还在说笑,我放下东西,想了想,我肚子也饿了,我就围上围裙去了灶火。

一看我去了灶火,陈雁秋又咋咋呼呼的说:“你看,我家弟弟就是口嫌体正直,我说什么他顶嘴,最后还是去做饭了。”

“那是,贵兄弟很体贴啊。”这妇人捂着嘴轻笑。

我今天太累,没有心情去熬汤,只是做了几碗汤面给他们。

吃完晚饭,这位贵妇人就主动告辞。

她一走,陈雁秋扯掉手上的华贵手势,不屑的说:“哼,就知道派个女人来试探我,这个何继峰还真是有意思。”

我心中一惊,我问:“刚刚那个人不是你的朋友吗,怎么回事何继峰派来的。”

章节目录

爱如潮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星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火并收藏爱如潮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