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认真了,哼。”

陈雁秋坐回去,面色沉稳。

但我知道,这女人估计是认真了,她跟我开玩笑的时候呢,很正常,那就是在玩儿,尤其是跟我开姐弟玩笑的时候,她也是笑着说的。

但陈雁秋要是生气了,不高兴了,她也不会跟你摆脸色,她还是笑。

她唯一会摆脸色的时候,就是认真,对下属认真,对公司认真,对祖祠这件事情,她也很认真。

北方这边,穷,流动性也大,对宗族这种事情的看法,看的并没有南方那些人那么重,但看陈雁秋的眼神,她显然是把何继峰认作影响他们家祖祠的罪魁祸首。

“你稍等,我有个电话。”

这还是这几天,我第一次见陈雁秋主动的给别人打电话。

她就坐在旁边,但是她用的是粤语,那我听不懂,隐约能听出来,她是在跟她的父亲联系。

听着电话那头老头子震怒的声音,我知道何继峰离完蛋也不远了,一个温州人,跑到北方做房产生意,本来就没有根基,你还要在太岁头上动土,去刨别人祖坟,这不是厕所里点灯,找屎吗?

车往前开,我主动说:“要不先派人去制止一下吧,挖光缆的那伙。”

“不用,哼,我已经告诉我父亲这边的事情了,他会安排后面的麻烦的,那些偷挖光缆的,不在里面住上几年还想出来?”

陈雁秋越是说的轻描淡写,我就越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

这一点上,陈雁秋和瓯楚菁不是一个路子,瓯楚菁不管高兴生气难过,她都特别有分寸,也就是说,我永远无法通过她的表情分辨出来他是生气还是难过,陈雁秋则不同。

“快到了,过了河就是马原村。”玛利亚说了一句,我看到了久违的老河,过了河是马原村,嫂子的老家。

车刚到村口,路边吹吹打打的一片做红事的气氛,居然还找来了一个民乐班子在门口造势,我心里一紧,忍不住对玛利亚说:“开快一点,再快一点,我倒是想看看,这对兄弟想对他们的亲姐姐做什么!”

“章秘书,记住,以后像这种人,我们绝对不会录用。”陈雁秋冷哼着,对旁边的章秘书说。

一大串的宝马进来,迎接的人好像搞错了,以为我们就是要来的正主,前面两个司仪欢笑着迎接宝马车队进村,旁边一大群的小孩涌上来追着车跑,好多人都在指指点点。

“就让这些司仪带咱们走,我感觉这条路就是去苏家的。”

看司仪带着我们走的方向,我心里面一阵愤怒,果然,就是去苏家的。

司仪在前面欢欢笑笑的敲锣打鼓,我在车上越发生气。

好你个苏继胜,苏继才,你们两个人一看我哥死了,就急着把我嫂子叫回去,直接转手就给卖了是吧,还真是有脸啊。

那可是你们俩的亲姐姐!

等到了家门口,我就更恼怒了,苏家兄弟的脸是越来越不要了,他们竟然在门口摆开阵势,挂起了一个高高的横幅,热烈庆祝王东山和苏瑶女士近日结婚。

“上面写的什么?”

我问陈雁秋。

陈雁秋给我读了一遍。

我还没等陈雁秋读完,我就破口大骂:“苏继胜,苏继才,我真是操了你的麻了,这么缺德的事情你也干得出来。”

骂完,我扭头生气的问陈雁秋,“有没有什么办法把这两兄弟送进去,我嫂子冰清玉洁,性格刚烈,我真怕嫂子一时间想不开做出什么傻举动。”

“嗯,好。”

陈雁秋点点头,拿出手机快速的敲了一条短信发了出去。

“来来来,新姑爷已经到了,我数了一下,整整十八辆宝马,真得有钱啊!”

司仪让车停在路边,这女人的尖嗓子用恨不得所有人都听见的声音大喊:“还有一辆加长宝马呢,王屠子什么时候有这么好的本事了,还能找到宝马做司仪车,哎呀,早知道他这么有本事,我就让我家闺女嫁给她了。”

那边苏继胜和苏继才跑了出来,苏继胜矮胖,穿着皮衣皮裤,邋里邋遢的,而苏继才高高瘦瘦,眼神狡诈。

章节目录

爱如潮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星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火并收藏爱如潮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