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屠子来了,还带了九辆迈腾,下来一大群人。

“不长眼的骂谁呢?”我一听王屠子开骂,就反击了回去。

王屠子张口就来:“骂你呢!”

这一喊,懂里面笑点的人纷纷掩嘴而笑,王屠子身边也有妙人,他凑过去一说,王屠子瞪向我的眼神,更加的凶恶了。

“好你个臭小子,敢这么涮你王爷爷。”王屠子今天穿了一身不合身的黑色西装,他走两步,那大肚皮全都露了出来,看起来滑稽又可笑,他走到我前面不远,怒视苏家兄弟俩人,叱骂:“你们两个狗日的,今天不是说好了把你家姐姐卖给我吗,这人呢,咋滴又来了几多恶客,你要是说不清楚,就把我的礼金全都还给我。”

“你听,他都说了,是卖,不是嫁。”我冷哼一声,对陈雁秋说:“直接动手吧,我懒得再理会他们了。”

“特别着急,上面来抓他们的人还没到。”陈雁秋握了一下我的手,平复我的心情,她巧笑嫣然的说:“不要这么着急嘛,做饭都是越闷越香,这事情当然也是越看越有趣。”

我翻翻白眼,事情都这么明了了,陈雁秋居然还想在一边看戏,不过她既然想看戏,那就看吧,左右不过是苏家兄弟和王屠子。

苏继胜颤巍巍的站起来,他看看我,再看看面是凶恶的王屠子,他赶忙讨好地说:“王家兄弟,真的不是,我们要在这里跟你拖延时间,是这小子,这小子他要过来生生抢人,我们也挡不住啊。”

王屠子转而看向了我,来这里吃桌摆宴的人也都看向了我,王屠子是隔壁村闻名已久的恶人,而我生生带过来了几十个保镖,这两遍干起架来,热闹多的是。

王屠子也是一个能存得住气的人,他走过来,左右看着,又看了看后面的宝马车,又看看一身黑西装的打手,然后看到了陈雁秋。

他表情贪婪的看着陈雁秋,一时间都挪不开眼神了,那恶心的表情,让我恨不得把他按在地上暴揍一顿。

这人眼珠子一转,就知道他在想什么坏主意了。

果然,他看看周围的村民,再看看我,忽然冷笑了几下。

王屠子搓搓手,冲陈雁秋笑呵呵的说:“这位美丽的女士,呵呵,我叫王东山,十里八乡都知道我的名字,怎么样,我想请您一起吃顿饭,别理这个瞎子了,我比他强多了啊,我多粗壮,他就跟面条似的。”

呵呵,我气得握紧了拳头,而陈雁秋则越发的露出了感兴趣的神色。

她淡定的挽着我的手,然后戏弄王屠子:“他是我的亲弟弟,你算什么?”

“弟弟?”

王屠子看看貌美如花的陈雁秋,再看看比他帅气得多的我,他搓着牙花怒道:“你,好,原来是咱大侄子,不过大侄子你就不用跟咱回去了,你一边玩去。”

说着,他似乎还想动手抢人。

我看着精虫上脑,都分不清谁才是有优势的人的王屠子,我非常腻歪的说:“行了,动手吧,我懒得再和他们一般见识。”

“好。”

打手们纷纷拿出了最敬业的状态,掏出了自己打人不见血,伤人无痕迹的各路武器。

“哟嚯,我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兄弟们给我上。”

王屠子带了九辆迈腾,可他带来的人也不比我少,那些小弟也不是善茬,许多人身上还带着二十年前街头干架时候用的鱼叉,三棱刮刀和鑹子。

“你真是太心急了,我还想看看这个王屠子狗嘴里能吐出什么象牙呢。”陈雁秋有点不依的说。

我擦擦额头的汗,说:“姑奶奶你就别玩了,王屠子他狗嘴,哪有什么象牙,最后不过是说的你恼羞成怒,把他打个半死不活罢了,还是别听那些垃圾话了,走,我们坐一边去。”

我带着陈雁秋坐到了桌子旁边,而王屠子那边已经打上了火。

陈雁秋都能带出来的打手,那肯定不是一般的街头混混,所以虽然人数相当,王屠子那些外貌凶狠,手里拿着尖锐武器的小弟们却被打的节节败退。

打手们出手精确迅速,一拳就是一拳,躲避就是躲避,反观王屠子的混混,玩的全都是街头打架的花招,一会儿左蹦右跳,一会儿咋咋呼呼。

看自家有好几个人被打翻在地,他们马上准备鸟兽散,好几个人都开始往外跑。

“你看,不过都是群垃圾。”

章节目录

爱如潮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星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火并收藏爱如潮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