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的商人对风水有一种独特的迷信。

这个何继峰,真以为他的那些黑狗血、狗屎就能破除陈家的风水了?

我感觉这真的很荒谬,可是带着二百多个人站在何继峰的长隆地产大楼门前的时候,我又觉得,妈的,我刘正,可能也是个不正常的人。

“都听好了,大小姐也说了,砸,使劲儿的砸,往死里砸,但是有一点,咱们砸东西不伤人,今天要打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何继峰,如果有第二个,那就是给何继峰出这个臭娄子主意的骗子,除了这俩人,其他人都放过,听清楚了没有?”

我沉稳的,慢条斯理的把话说完,打手们纷纷大喊:“听清楚了,少爷。”

“去吧。”

我一挥手,他们马上鱼贯的冲到了大楼里。

来之前我顺带查了一下,长隆地产在牡丹城市有二三十块地皮,盖了不少的小区,算是外来的房地产商里面混的最好的几个。

我抽着烟,走到大楼里。

前台几个小姑娘胆战心惊的躲在柜子后面,周围几个打手抄起花盆,哐当的砸了,四海扬帆壁画,拿起垃圾桶,砸了,还有那巨大的一人高的青花瓷瓶,也砸了。

放眼望过去,这栋大楼的第一层大厅就好像遭遇了拆迁队一样,什么都给砸了,职员们都傻愣愣的看着这场面,有脑子的,还拿这点东西跑了,没脑子的,还在想着报官。

我随意的走到前台,对躲在前台后面的小女生们说:“听说你们的老板叫何继峰,跟我讲讲,这老板都喜欢什么,?是不是很喜欢搞什么拜神拜鬼的把戏。”

“我不知道,我啥都不知道啊,你别打我。”小姑娘们惊恐的看着我,搞得我好似一个恶魔似的。

我摸摸脸,这张脸怎么说也算是一个帅气的人吧,出去演电影也不是不上镜,你怎么就是不会审美呢。

我从怀里面摸出钱包,里面还有两三百块钱,可我也不准备给他们。

我左右一看,正好,前台下面就有一个装钱的地方,好像是用来收银的,我对打手说:“给我把这个砸了。”

打手听命,砸开这个锁,拉开抽屉一看,里面大把大把的人民币,至少有个二三十万吧。

我拿起一把钱在耳朵边上拨弄一下,听着人民币散发出来的悦耳声音,我拿起几把塞到怀里,然后把整个盒子倒在地上,踢了一脚,说:“这些钱你们都拿去吧,我也不能让你们白来干这一趟。”

“好,谢谢少爷。”

这些打手的好像真的把我当作了陈家的少爷,看来陈雁秋说的老爷子认同我的事情,至少让这些打手们相信了我。

我笑了笑,没有回答。

因为在我看来,我大概就相当于是一个,陈老爷子的乡党哪一类的人物吧。

听说在古代,大家都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一个人考中了进士,同乡的人都能落上好。

陈老爷子既然思想也很保守,那他估计也会这样想,况且还有族谱为证,所以就当做我是他家的一个亲信吧。

就好像狄仁杰老爷子身边的那个狄春似的。

我拿着钱,扔了一把一百块钱到里面,对里面的几个小姑娘说:“不要担心,我其实是一个好人,我从来不打人的,我只喜欢讲道理的,你们告诉我,关于何继峰,还有什么传言。”

“真得,这些钱都给我们吗。”小姑娘们看着钱,又看看我,有些欢喜,却又不敢拿的矛盾着。

我点头,笑着说:“当然,我不是一个食言而肥的人,这笔钱给你们了。”

这一把一百,就是一万块,在牡丹城市这个人均薪资也就三千的地方,算得上一笔不小的数目。

“好,何继峰这个人,他特别迷信,坚信每天左脚进门的人,才能给公司带来好运,谁进门要是没有注意踩了右脚,他就要扣掉这个人一天的工钱。”一个姑娘马上说。

我点点头,鼓励的说:“继续说,说多了,我还有更多的奖励。”

旁边有个小姑娘踊跃的说:“何继峰他每个星期都要找一些搞风水的骗子去喝茶,花钱都是大手大脚,平常是抠门的要死。”

章节目录

爱如潮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星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火并收藏爱如潮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