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在做事的时候都会说,其实我是一个理智的人。

其实我真的是一个理智的人,只是现在有点太理智罢了。

拿出手机,我给脊椎骨上插着金针的何继峰拍了一张照,给陈雁秋发了过去,然后发了一段语音:“这条狗嘴里面全都是粪,我忍不住下手重了一点,他下半辈子估计全身瘫痪神志不清吧,帮我掩饰一下。”

马上,陈雁秋给我回了一句:“你小子够狠,我不喜欢你这样,但是老爷子估计喜欢。”

我不在乎陈老爷子喜不喜欢,但是如果陈雁秋不喜欢,那我以后会注意。

抽了个把烟,我把针抽了回来,然后单独的放到了一个袋子里。

我拍拍手,说:“都进来吧。”

当所有人进来以后,何继峰就像个傻子似的,他双腿已经没有了行动能力,只剩两只手还能勉强动动,何继峰趴在屎盆里,手拿着狗屎乐呵呵的说:“粑粑,是粑粑,好吃,呵呵呵。”

看着完全变成了傻子的何继峰,走出办公室又重新回来的几个人,看我的眼神都变了,就好像在看一个魔鬼一样。

孟天师膝盖一软,扑通跪在地上疯狂的磕头,脑门都磕出了血的哭喊:“太爷爷,你就是我的太爷爷,小孙子真得是不知道天高地厚,您大人有大量,求你饶了我吧,我什么都不会说出去的,真得,我银行卡里面还有四十六万八,我全都拿出来,全都交出去。”

“不必了,滚吧。”

我掐断烟头,对剩下的人说:“今天的事情,我只有一个要求,签保密协议全都闭嘴,谁敢再废话,今天的何继峰,就是明天的你们。”

“是是是。”打手和那个小女职员都吓傻了。

哪有一转眼,人就从中气十足变成了憨憨傻子的,这也太魔幻了。

我估计他们的心目里,我已经从一个阔气的少爷,变成了魔鬼的杀手。

不过咱还是不在乎毕竟下午就有从牡丹城市直飞吴松市的飞机,咱坐上飞机一走,哪有那么多的屁事。

我下了楼,迎面走过来一个人,他中等身材,中年人,热情的一上来和我握手说:“刘先生,我是陈诚,专门负责这一次对长隆地产的并购,呵呵,真要按族谱来说,我还得叫你一声哥哥。”

几百年的发展,族谱对不上也正常,但是真的让一个中年人喊我这二十三岁的人叔叔,我觉得能这么做的,不是蠢就是傻。

我点头示意,谦虚的说:“不不不,陈叔好。”

虽然没直说,但是陈诚的表情更加舒服了,这一声叔,让两人之间的关系拉近了不少。

“何继峰呢,你已经收拾好了吧,走,咱们这就让他签转让协议。”陈诚从包里面拿出了一份合同,看分量,应该是能让何继峰直接从亿万富翁,退化到乡村养老的等级。

我突然发现,何继锋已经被我搞成了脑残,这样还有个屁的办法签合同,就算捏着他的手签上字,那也是限制能力责任人啊。

“怎么,不适合说吗?”陈诚看我的表情,还以为我没有搞定何继峰,他便说:“第一次做这种事情,也是难为你了,走,我给你撑腰,何继峰今天是躲不过这一劫的。”

我顾左右而言他的说:“算了,陈叔您自己上去看看吧。”

我坐在吧台上,让害怕的小姑娘给我泡了一杯咖啡提神,过了大约大半个小时,陈诚热情,但脸色发白的走到我身边,坐下之后,他心有余悸的说:“这是长江后浪推前浪,陈老师在沙滩上啊,刘小弟,你的本事,我可是见识了,可怕,一击致命,不留后患,好。”

章节目录

爱如潮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星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火并收藏爱如潮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