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什么意思。”我沉稳的说。

陈诚呵呵笑了笑,说:“只是一些酬劳费用,你也看到了,何继峰至少也是一个亿万富翁,给你一些劳务费,当然是再正常不过。”

“那好,飞机时间比较紧,我就先走了,下次在吴松,我肯定坐庄请客。”我呵呵笑着,站起来准备走人。

陈诚也很知趣的起身送别说:“我送送你。”

“不用不用,您先清点吧,七楼那边找个保洁,狗屎太多了。”我笑着离开。

走出长隆地产大厦,打的到飞机场,我随便找了一个ATM机一看,卡里面,竟然装了三百万的现金。

我冷笑一下,把卡塞到了怀里。

这不是什么利息,劳务费,这是陈家的封口费而已。

弄了大半天,我是在给陈家打工。

当然我也不会因为这个就去怨恨陈雁秋什么,这个是想从起源到发展,都是陈家在背后和何继峰有矛盾,我一个人屁民,如果何继峰真得顶住所有的压力,要把周山森林公园,变成周山小区,那我也没有任何办法,只能想着多去弄一点拆迁款。

我正准备离开,忽然想起来,肖冰玉还在呢。

这我要是什么话都不说就走了,她该怎么想。

虽然嘴上说着不看重和肖冰玉那一丝丝的小关系,可心里面怎么会不想呢。

我给肖冰玉打电话。

“喂,冰玉吗。”

电话打通了,我却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那边肖冰玉本来听起来挺开心的,但随后,等我不说话的时候,她才低沉的语音说:“怎么了,是不是有人想害你啊,你说话啊。”

听着肖冰玉哭诉一样的声音,我微微笑笑,说:“那什么,我现在就在牡丹成市的市机场门口,我得走了,总是让我先跟你通个电话。”

一听到我要走了,肖冰玉很不高兴,她马上气呼呼的在电话那头骂我:“刘正,你是不是太飘了,你要坐飞机走了为什么不告诉我,走的时候才跟我打个电话,是不是觉得我肖冰玉这辈子没人嫁了。”

我就知道这女人容易思想偏激,我赶紧解释说:“冰玉,你冷静一下,我是有不得不走的苦衷,你还记得那天晚上我告诉你的事情吗。”

“难道你被人追杀了?”肖冰玉有点紧张的小声说:“你来医院,我让我爸安排你去大学里面躲一躲。”

我无奈了,这女人,怎么脑洞这么大,什么新奇的东西都能想得出来。

我赶忙说:“我刚刚教训了何继峰,我不知道你能不能接受,但是我确实做了一些,在现在看来是违法的事情,所以,我不奢求你肯定会理解我,但是我必须早点离开牡丹城市,免得和我认识的你们都遭殃,这样,你在这里还要照顾老爷子几天,你关注一下长隆地产何继峰的事情,你要是觉得能接受的话,咱们还是好朋友,你要是觉得不能接受,咱们就依然是普通朋友。”

我这么说,最后也没敢直接说咱们可以当情侣,我怕真出了事情。

那边肖冰玉听了,嘟嘟囔囔的,不高兴的说:“就算是这样,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我怕你出事,我跟你说,我嫂子今天差点就被人贩子给卖了,我不知道背后到底是谁在操纵,但是何继峰绝对是幕后主使之一。”

我沉声一说,肖冰玉被吓住了。

其实这个猜测在我心里面,我一直没有说出来,但是为什么我一回来,王屠子的赌场里,苏家兄弟就能够输上十二万,这显然不正常,而我嫂子一回家,就被裹挟着再婚,这分明就是有人在背后蓄意谋划。

但是何继峰闭口不提,我怎么也没办法,不出这口恶气,所以当时我才让所有人都退下,然后亲手让何继峰变成了一个脑残。

这是我的复仇。

我刘正,有仇报仇,有怨报怨,虽然讲理,但只在合法范围内讲。

你何继峰,搞我,搞我朋友,还想搞我家人,我是绝对不会饶过你的。

陈诚突然到来,其实给了我一个很好的脱身借口,何继峰疯掉,也应该是和陈家有关,而不是和我刘正一个区区的的打手。

这样报复,也不会报复到我的身上。

章节目录

爱如潮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星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火并收藏爱如潮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