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撇了一眼那照片,整个人就愣住了。

照片上面赫然就是这个邵树德,和叶紫穿着泳装在海边开派对的样子。

我的心好像被什么扎了一下似的,有点疼,但更多的是一种酸楚。

果然,这个邵树德帮我请到这里来,不是为了和我喝一杯茶的。

叶紫,他竟然和叶紫曾经一起在海滩派对上碰过杯。

不是我这个人小心眼,但确实对于比较保守的中国男人来说,有个和自己关系匪浅的女人,穿着泳装,和另一个光着身子,穿着泳裤的男人站在一起合影,怎么都会觉得不舒服。

这是男人最基本的占有欲。

如果哪个男人敢站出来说,我对此根本不在乎,那我只能说,祝你当太监当的好运。

“看不到桌子上的东西吧,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是2005年,我和叶紫,还有武义在夏威夷岛度假时候的照片,那个时候,武义和叶紫还在大学里面谈着恋爱,他们虽然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可也算是相亲相爱,是标准的才子佳人,我羡慕啊,我当时真的很羡慕,最后只留下了这么一张照片,还是临别的时候,我特别跑去求叶紫,才拍到的。”

这个叫邵树德的男人在桌子旁边一边擦拭着镜框,一边充满回忆的对我说。

我看着他的相貌,忍不住的问:“听你的声音,你大概在三十四五左右,但是叶姐那个时候,恐怕才二十出头吧,邵先生,给我讲故事可以,但也请你不要侮辱我的智商,你二十六七了,才刚刚毕业?”

邵树德表情僵硬了一下,只是这一下,我就判断出来,这个男人不是一个能够好好说话的好好先生,他的颧骨高,两眼深陷,在面相上来说,就是一个心胸狭隘的命。

他重重地把镜框放在桌子上,然后貌似大气的说:“我跟你说了,你也不明白,在那个年代上大学,谁没有复读过几年,我复读了整整五年,几乎等于重新上了一次高中,才考上的吴松大学,你不懂。”

“复读了整整五年,我没记错的话,第一次高考扩招,1998年年就开始了,连续扩张了七年,邵先生还是复读了五年才考上,这份锲而不舍的毅力,真是让人感动啊。”

既然知道,已经不是来者是客,甚至可能是敌人,我自然不会放过挤兑他的机会。

听到我这样几乎不加掩饰的挤兑,邵树德有些恼羞成怒的说:“好小子,心地不怎么善良,嘴上还倒是很会长刺,真不知道你这几年的家教都教养到哪了!”

邵树德抨击我的家教,我还真的没有什么话好说,我淡淡的说:“没什么,家父家母只是告诉我,做人要光明磊落,有些事情不要藏着掖着而已,反观某些人,就算家财万贯,地位高涨,照样不还是有事憋着,还不如我过的舒服。”

邵树德被我这句话击中了软肋,他呲着牙,恶狠狠的看着我,手里面握着一把餐刀,就好像那把餐刀转一圈,便要捅在我身上一样。

我看邵树德并没有这个胆量。

我前面不停的挤兑他,他也没有动手,如果在我说完了,他也生气了,才报复我,那也太蠢了。

“你倒是老神自在,真的以为我邵树德没有对付你的手段吗?”邵树德冷冷一笑,等他说出的话,却让我大吃一惊。

我的软肋多了去了,嫂子,佳佳,还有叶紫,更甚至的,还有柳如是的宝宝秀秀,我是绝对不会允许邵树德去欺负她们的。

章节目录

爱如潮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星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火并收藏爱如潮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