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

我傻眼的看燕芬芬和叶紫,这是什么情况,故意摆出龙门阵,把我骗回来,然后捆起来,送到监狱里面吗?

不对啊,燕芬芬不是之前还跟我说,如果我这辈子没有人愿意结婚的话,她要来接我的盘吗,叶姐也是,说好的要晚上都裸睡陪睡呢。

这转眼之间就变成了我是叛徒。

我很不高兴的说:“燕姐,这种事情是不能开玩笑的。”

燕芬芬很认真的点头说:“没错,我从来不在这种事情上开玩笑,不信你自己可以看,米兰时光的法人就在两天之前发生了改变。”

“米兰时光的法人更改又关我什么事,总不能是把法人换成了我嫂子吧。”我很不高兴,也很郁闷。

“不是你嫂子,是你啊。”叶紫在一边叹气起来。

“不可能!这绝对是假的。”

我又不是傻子,陈雁秋也绝对不会是一个嫂子,她怎么可能会把法人换成我呢,这个公司的注册资本高达三个亿,我就不信陈雁秋再觉得我应该跟着她们陈家混,也不会把三个亿的资本扔给我,要知道,王撕葱刚创业的时候,给的数目也没超过十个亿。

“不信你自己看。”

叶紫把文件拿到了我的面前,为了维持住我的身份,我马上摆手说:“我又看不见。”

“好吧,那我读给你听,天眼查消息,吴松市米兰时光养生馆有限公司法人变更,陈雁秋更改为刘正,同时米兰时光有限公司的控股公司从羊城陈氏企业,变成了吴松市陈氏企业,占百分之百股份,阿正,你说我骗你了没有?”叶紫把笔记本拿起来。

我陷入了僵直状态。

陈雁秋到底在做什么,她这不是要把我往死里坑吗?

该死的,想想陈诚,再想想陈家老爷子,这一家子全都是狡猾的狐狸精,我怎么就那么傻逼的相信了陈雁秋的鬼话呢。

我深深的陷入了自责。

我的头深深的低了下去,但是我能感觉到,周围的人看我的表情都不太对,我仿佛已经感受到了仇恨的目光在我的脖子,大脑,腰子上转来转去。

这些女人,怎么回事,仇恨也要冲着我天天被掐着腰子来。

我这样想着,心里面已经做好了从这里滚蛋的准备。

但是离开了,我又去做什么呢。

从苗青青那里进货,先做一个中医吧,我这样想。

“等等,控股公司变成了吴松市陈氏企业,百分之百股份,那不就是说,阿正只是一个名义上的法人吗,他又不占据任何的股份。”黎汉娜在一边皱眉,她最先发现的问题。

瓯菲儿大眼睛一亮,马上拍打了我的肩膀,站起来说:“对啊,这分明就是陈雁秋的诡计,要让我们未战先乱啊。”

潘双文这才松了一口气,那边的红N代俩人则收回了痛恨的目光,钱唯唯露出了轻松的神色。

还好,没有翻车。

我松了口气,这几个人就算我真的是被冤枉了,解释一下,还能够复原回来,可那俩红N代我是招惹不起,她们家里面对他们本来就管的严,这次要是砸锅了,她们得把我恨死一辈子。

这俩妖精,要钱有钱,要势有势,搞我不还是特轻松。

我随后说:“对啊,我一点钱都不给,还要去当法人,那也太冤枉我了。”

“冤枉你吗?”

燕芬芬拿起另外一张纸,对我说:“可根据可靠消息,你和陈雁秋,确实有过几天的接触啊,而且还是很长时间的。”

我看看叶紫,猛然,我发现叶紫的眼底带着几丝笑意,燕芬芬也是,她那严肃的脸,嘴角竟然一扯一扯的,分明就是强忍着笑意嘛。

好了,这几个人就是来看我笑话的。

我当场就不高兴了,我站起来说:“是是是,我是叛徒,我是渣男,我是垃圾,要不你把我开出去吧,这么玩我有意思吗?”

我不高兴,叶紫好像有点儿意外,但她马上就笑个不停,就连燕芬芬,也十分少见的,在办公室里捂着嘴,侧过脸笑。

她们越笑,我越生气。

偏过脸,黎汉娜竟然也笑了。

我就怒道:“你笑个屁啊,我不是早就告诉你了吗?”

章节目录

爱如潮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星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火并收藏爱如潮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