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意思,为什么说你只是一个工具。”

小圆脸的市场部经理潘双文好奇的问我,她是那种很普遍的,但在现在应该已经比较稀缺的传统样子的中式美女,看她的小圆脸,任何人都不会生出恶意。

我刚想说话,叶紫把银行卡收了起来,对我说:“好了,这钱就当是你上贡给公司的了,三百万,今年公司的报表会很好看呢。”

“哎,抢钱呢,我可是付出了名誉和生命的危险才挣到这笔小钱的,你个大富婆,你跟我吵什么?”我顿时着急了,心里面忍不住给自己扇了好几巴掌,刘正啊刘正,你就是一个大傻逼,你没事把银行卡拿出来干什么,这正好让叶紫楼草打兔子,全都给拿走了。

陷入深深后悔的我,干嘛想把我的钱抢回来,叶紫却把钱塞到了自己的胸口里。

那一道深邃的沟壑包揽了我豁出性命的一次努力,叶紫拍拍大胸脯,十分傲娇的看着我说:“那你就把事情给我说清楚,你究竟干了什么?”

我挠挠头,心想,反正都到这个地步了,就说吧。

我说:“我家,和陈雁秋家不远,都是一个村一条街的,有一个叫何继峰的温州房地产商想要拆迁我们村的房子,陈家特别派陈雁秋回来处理这件事,陈家想要保住祖祠,把我们村变成一个历史文化村,何继峰这货,迷信什么风水,派人在我们村周围挖坑埋着些。”

说到这里,我都有点说不出来了。

怎么说呢,说他们在我们村旁边埋女人的大姨妈,混着狗血狗屎吗?

别说她们能不能接受,虽然我也很不好接受啊,这也太恶心了。

“埋什么,你倒是说啊,总不能是在你村附近埋雷管炸人吧。”朴慧妍火急火燎的问。

旁边她那好姬友拉了她一下,小声说:“你矜持一点,着急什么呢,听叶姐问。”

我尴尬的笑笑,说:“那我接下来说的话你们可不要生气,被恶心到了,可不要怪到我的身上。”

“那,不会是传说中的,那种埋阴尸镇煞吧。”市场部的经理潘双文,反而最有八卦的感觉,她马上就拿出了她在那些扯淡的小说上看到的内容。

不过每一个女人都有八卦之心,不只是潘双文,黎汉娜和瓯菲儿也纷纷插嘴。

“我小时候,我们那里有埋夭折的小孩尸体到仇人家的坟堆里的传统,没人敢翻动自己家的祖坟,埋个夭折的小孩,传说能让仇人家断子绝孙。”黎汉娜十分肯定的说,她小时候应该是听说过很多的。

她好像是余杭人吧,浙省的,那边以前不是经常有溺婴的习俗吗,这个传说应该是从那个方面衍生出来的,断子绝孙和溺婴,很接近。

瓯菲儿瞪大了眼睛,说:“难道不是应该埋一堆糯米吗,就跟拿什么鬼吹灯里面的一样,黑驴蹄子加糯米。”

“噗嗤,那是盗墓啊,咱们这说的是风水下咒不一样的,况且在阿正家附近埋糯米,那不就是把阿正当做是僵尸镇压了吗?”就连平常不怎么开玩笑的钱唯唯也笑呵呵的加入了战场。

我偏过脸看看办公桌那边,燕芬芬表面上什么表情都没有,但那不断抖动的耳朵已经告诉我,这女人也对这些扯淡的八卦很感兴趣。

我真得感觉这个世界快没救了,八卦果然是女人天生的,且不会改变的属性。

叶紫,燕芬芬,都这样了,还在这里八卦。

到底是我的小命更加重要一点,还是她们的八卦之心更加猛烈一些?

“唉,韩国,还有日本那边有没有什么传说,你们有没有听说过?”八卦到深处,潘双文还问起了那俩红N代。

朴慧妍满不在乎的说:“我怎么知道棒子那边怎么想的,我跟你说,青岛那边特别多韩国棒子,说话大声又小气,特别的烦人,青岛那边最好赶紧把他们全都赶走。”

章节目录

爱如潮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星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火并收藏爱如潮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