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句话一下子就戳中了我的软肋。

我对何继峰做了什么?

我直接用金针,扎进了何继峰的脊柱神经,把何继峰变成了一个事实上的智障,这种事情,真的不好说出去。

不但会连累我,还会连累燕芬芬等人。

可是看燕芬芬和叶紫那你不说清楚,今天就别想走的神色,我苦笑着说:“动用了一些非正常的手段。”

“比如带着二百多个打手,上门砸了人家的大楼?”叶紫忽然正色的说。

我看着叶紫突然严肃的脸,心里叹了口气,也对,自己是个傻子,在牡丹城市被陈家拿来当了一个打手,又本色出演的替罪羊,三百万,可以说是非常廉价的。

我点头说:“这就是我感觉我被坑的地方,陈家的人肯定知道何继峰的事情,但是偏要等到我出现的时候才让我去收拾何继峰,这事情很微妙,我觉得就算陈雁秋不知道,在背后策划的陈诚,陈老爷子绝对有专门的计划。”

“哼,你明白就好,自己平常那么聪明,一到了关键的时候,反而变得莽撞没脑子,人家说什么你就听什么,去砸了何继峰的大楼,好在你的手段用得不错,没有人能跳出你的毛病,也没人知道何继峰怎么变成智障的,检测不出来,你算是逃过一劫。”叶紫毫不客气的对我说。

“什么,我靠,你们这些医生也太心狠手辣了吧,把人变成智障又发现不了,这技术我也想学,唯唯,你会不会,教教我?”小泽清音,这个上海八婆马上拉住了钱唯唯,百灵鸟一样好听的声音蹦豆子一样飞出来,听起来真让人想找一个大鸟笼,把小泽清音装进去,天天听她说话唱歌。

钱唯唯被为难住了,她为难的看看我,然后对小泽清音失望的说:“我是西医,对中医尤其是针灸那方面,没有什么研究。”

“切,原来是这样啊,那,那边的刘正,学会这个需要多久,今年年底能不能让我家聚会的时候,我就能施展出来,把我家那几个傻逼女人好好教训一下。”小泽清音气鼓鼓的说。

我翻起了白眼,虽然理解小泽清音可能在家里面被歧视打压了,但我绝对不会把这门针灸技术传给她的。

到时候万一她真的脑子一热就去把人给刺死了,刺成残障了,那最后抓谁?

还不是来抓我这个传授给她医术的师傅,我没权没势,只好去当替罪羊。

所以我十分坚定的说:“抱歉,这个技术,你想学会,大概需要十年,可能的话,你还需要几千头小动物,用它们练扎针,好好锻炼一下针灸实战。”

我故意把话说的很恶心,小泽清音也知趣的收手。

“噫,好恶心,不玩了。”

说到这里,瓯菲儿拉拉我的手,对我说:“那你岂不是得罪了很多人,要不我找我小姑出面保你吧。”

“事情还没有那么惨。”我和叶紫同时的说,说完,我们两个人还惊讶的看了对方一眼。

我知道我在何继峰这个事情上被陈老爷子当枪使了,但我也明白,就因为我被当枪使使用的那么明显,所以我才不用真得特别慌张,因为事情到底还是陈家的黑锅,他们想把锅转移到我头上是不可能的,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所以我最多这段时间被提及,过一段时间就把我忘了。

叶紫很不高兴的冲我说:“就你小子喜欢玩一些小聪明,何继峰之前在温州跟别人一起炒房的时候,坑了别人的钱跑了,他的原名可不是何继峰,他原名是何烂仔,现在在牡丹城市被收拾了,有些人反而更加拍手称快呢,所以你不用担心有人真的针对你,如果有,让陈雁秋那个女人擦屁股去。”

章节目录

爱如潮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星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火并收藏爱如潮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