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能,我们这也看到了她邮寄过来的辞职信,上面写的都是她任职期间的事情,我们怎么会看错呢?”

叶紫惊呆了,她瞪着我,猛然的说:“不可能,那封信我们都见过,现在还存在档案室里呢,不信我拿出来给你看看,她明里暗里都在暗示她要去米兰时光当人事部经理的。”

我傻眼了,我恨铁不成钢的骂道:“叶姐,你好好动动脑子,沈木莹是什么女人,她就是个软耳朵,别人说什么,她就是什么的人,她怎么可能会去答应陈雁秋的邀请,再说了,陈雁秋是什么人,你比我了解,她是那种强硬派的女人,下属如果唯唯诺诺没有主见,像个糖宝似的,她绝对马上开除了,这样的陈雁秋怎么可能会要沈木莹,她在老家的时候连肖冰玉都只是浅尝辄止啊。”

我这么一说,叶紫也慌了,她惊讶的看着我,然后再看看燕芬芬,有些无助的说:“可是沈木莹,你走之后就送辞呈了,我还以为是她不想破坏和你,还有肖冰玉之间的关系呢。”

“那就是有人在背后蓄意操纵了,可恶,最近都没有怎么了解她的事情,她和她丈夫离婚之后就这样子了,我应该多问问才对。”我有些懊悔,这很明显,有个人一直潜伏在沈木莹身边鼓动她,想拉她下水。

这种手段实在是太下三滥了,但是对付沈木莹这种傻白甜的女人,还真得一用一个准。

找一个风尘女子,只要稍微的曲意迎合一下,就能把沈木莹的信任给骗走,这种事情我要想,我也能干出来,这傻女人,一辈子的智商爆发点可能就是跟她那没卵子的前老公扣出房子和车这一次了。

“没错,我确实,很少关注员工的心理和私生活这方面,这是我的失职,抱歉。”燕芬芬听了沈木莹的事情之后,她自然明白沈木莹究竟遭遇了什么,沈木莹是什么样的人,燕芬芬应该比我和叶紫更清楚,叶紫是老板不常在,燕芬芬才是真得管理了沈木莹两年多,不可能不明白。

燕芬芬是一个标准的女强人,她最让我着迷的,就是她很认真,认真的经营这家养生馆,也能认真的学习,认真的承认自己的错误。

燕芬芬的坦诚并没有惹恼叶紫,叶紫反而安慰她说:“没事的,这不是你的错,我们有几百个员工,怎么可能一个个都顾得来。”

我看叶紫安慰燕芬芬,不由松了一口气。

果然还是养生馆好,至少人心没有那么的复杂,想想陈雁秋一走,那个叫陈诚就跑出来跟在后面收割利益,把何继峰全家的财产都纳为己有,这陈家果然没有想的那么好混。

虽说陈老爷子也下了指示收拾何继峰,但把何继峰全家财产都抢走的生意,恐怕是陈诚在背后添油加醋,某些同样想要谋夺他家财的人在后面保驾护航,这才弄得成了。

我手里面这三百万,怕不也是另外一种版本的封口费。

想明白这些,我对米兰时光能够成功,更加的感到不现实。

我情不自禁的说:“对,你看咱们之间互相信任,互相帮助,养生馆才走到了今天,就是瓯菲儿,咳咳,不怎么讨人喜欢,也没人在背后嚼她舌头,别的部门我不清楚,但是我们催乳部这边,除了一个叫陈艾莉的喜欢在背后嚼舌头,刻薄寡欢,别的同事都挺友好的,我觉得这也是我们养生馆能够打出去的一个牌啊,我们是家一样的地方,而不是米兰时光那样的爆款无情的中档场所。”

“对,这也是一个办法,不过现在最重要的还是把沈木莹叫回来,你个臭小子,这个任务交给你了。”叶紫毫不犹豫的把这个任务塞给了我。

我马上就开始喊冤了:“叶姐,我才刚刚回来呀,而且我和沈木莹真得不是很熟,你要我去找人,我一不认识人,二不认识地,我怎么找,这不是强人所难嘛。”

我的抱怨,我觉得是很正常的,非常的符合常理,在牡丹城市忙活了好几天,又是救人,又是打架,我也累了呀,我又不是铁皮人,铁皮人干活,还要吃机油呢。

叶紫这女人,真挤兑人的时候满脑子都是鬼机灵,她一甩头,红痣轻轻闪过,很强硬的说:“我不管,你小子在吴松市认识了那么多的牛鬼蛇神,安庆帮你认识吧,李老八不待见你吧,刘楚媛还拿你当弟弟呢,你说你是不是应该负责这个事情,你忍心让你姐姐一个人都不认识,到处去求神拜佛再把人找回来吗?”

我气得发晕,但我还真的没什么办法。

“好,这事我接了,但是你得继续给我放假,带薪休假。”我马上据理力争。

章节目录

爱如潮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星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火并收藏爱如潮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