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

我的呼吸马上急促起来,不会吧,我虽然还没有把子孙送出去,但擦边的事情已经干了不少次了,这个声音我听起来很熟啊。

而且作为一个男人,你就算你真的没有和女人那什么过,那也应该看过来自于日本的那未满十八岁不能说的玩意儿吧,那里面的某些声音,是男人都熟悉,都懂,都会想入非非。

所以我惊讶的听着那边哗啦啦的水声,心里面一阵阵的躁动。

是嫂子在自己安慰自己吗,但是嫂子平常好像没怎么这么弄过,叶紫那女人,和嫂子磨镜子也不止一次了。

我喉咙干渴得咽了咽口水,忽然听到那边的女人惊讶的说:“谁?”

这个声音我一听就听清楚了,是陈雁秋!

我的天,陈雁秋这女人,竟然在自我安慰,这可真是让我跌破了眼镜。

我咽唾沫的声音惊扰到了陈雁秋,这女人那边到处的找着什么,估计是在找是不是有人在偷偷录音,或者是做别的坏事呢。

我吓到了,退回来一看,靠,我耳朵贴上去,竟然真的点了一个录音按钮,到现在还在录音。

“玛利亚,刚刚是不是听到了有什么声音?”什么都没有找到,陈雁秋犹自不相信的问自己的保镖。

“没有啊小姐,我刚刚在外面看比赛,没有任何人出没的痕迹,红外里连一只老鼠都没有。”玛利亚给出了一个绝对肯定的回答。

陈雁秋松了一口气,说:“苏小姐的心理治疗结束了没有?”

“还没有,我们特意把吴松市最好的心理医生,武女士找了过来,现在还在里面做心理舒缓治疗。”玛利亚的回答也非常清晰。

听到嫂子现在正在接受心理医师的安慰,我不由松了一口气,而且对方还是吴松市最好的的心理医生,还是一个女的,我不由的感觉陈雁秋虽然在个人性格上那么的强硬倔强,但是对咱还真的没得说的好。

只可惜,我这辈子不会去和陈家的人苟且在一起的。

陈诚那个人侵夺何继峰财产,私下里分赃就已经让我很不喜欢了,陈老爷子对我的预计也就是一个家族里面的打手,我才不去当替罪羊。

我赶紧挂断了电话,听那边的意思,嫂子还在和心理医生聊天,所以手机放在了陈雁秋的身边。

甚至更可能的是,嫂子晚上就和陈雁秋睡在一张床上。

想想陈雁秋这女人旁边没有人就睡不着的习惯,我觉得很有可能。

陈雁秋晚上搂着嫂子,甚至因为自己的睡姿恶劣,反而回去咬嫂子的胸口,我就感觉不行,这得赶紧把嫂子接回来,不然万一哪天陈雁秋把嫂子勾搭上了,直接跟我抢人怎么办。

既然嫂子那边的事情让我放心了,我就专心的考虑这边沈木莹的事情。

首先我肯定不能去问常伟,这孙子就是个贱骨头,但他老爹还是很有影响力的,我对付他只有打到他贱骨头舒服了,他才会说出来,那指定惹他老爹不高兴。

所以,还是得找一些类似于百事通的人问问。

这样的人,我挠挠头,还真想不起来。

我这样想着,一看表,下午四点,还没有下班,我就专门上楼,去我的办公室看看。

可到了我的办公室门口一看,竟然封闭了起来,里面有几个工人正在装修。

我不免想起来,燕芬芬说过要对我这边进行再多装,显得更高端一些,果然这办公室也要重新包装一下。

“不好意思,先生,请让一让,我们要把这个取下来。”

旁边的工人走了过来,我让开之后,他们搭起架子,把门口的催**三个大字的牌子给摘了下来。

而且还拆掉了门口额外的门框,似乎准备重新做一个更高大上的门面。

章节目录

爱如潮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星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火并收藏爱如潮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