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要去睡柳如是的房间?

我登时有一种不好意思说出来,但确实已经发生的冲动,至少如果有一个女人邀请你到她的房间里面去睡觉,你作为一个不是太监的男人,你难道没有冲动吗?

更何况,养生馆的客房,全都是一人一间,有自己的卫生间,半隔断的客厅,可绝对没有第二间客房的说法。

所以柳如是的意思,其实就是晚上和我睡一张床的意思。

我作为一个男人,表现出来的样子实在是太正常了,所以柳如是很明显的发现了我的冲动。

她是在风月场里面混过一年多的人,虽然说时间不长,但对男人的反应都是了如指掌,这是交际花们的基本能力。

所以柳如是微微缩头,绻首微红,她低声的说:“主要是晚上两个孩子带起来太吵了,一会儿哭一个的,你要是在,也能帮帮我。”

这不就是晚上和我睡一张床的另一个说法吗,我拍拍自己的脑门,突然觉得我这个人是不是太猥琐了,怎么听到什么都是晚上睡一张床。

我赶紧说:“好,那我就,去了。”

我也实在没有什么好的借口,只好掠过不表。

这会儿也没忍住,柳如是反正晚上和我也是住在一起的,只是不在一个房间罢了,我就说我去照顾孩子了嘛,我打地铺还不行。

这边说着,钱唯唯上来了。

看到我和柳如是都在,钱唯唯主动过来说:“你这个员工可比我们那边的好多了,你看要不这样,她以后就在我们这边做接待员得了,反正都是一个部门的。”

钱唯唯向来不会向我主动要求,既然她说了,那柳如是应该是做得很好。

接待员,对柳如是来说估计只是最简单的待人接物而已,不过来的客人都是有背景的,一不小心说错一句话,就可能惹到客人,所以对其他女催乳师来说,可能难了一点。

但是这就让我放人,我是不愿意的,李银玲做事麻利,人也机灵,柳如是则说话圆润,做事有分寸,两个人都是我的左膀右臂,而且办公室里面有三个人也热闹,怎么能说给就给呢。

“那可不行,如是姐对我很重要,你砍我胳膊怎么行。”我很夸张的说。

钱唯唯虽然遗憾,但她也没有夺人之美的习惯,所以她遗憾的说:“唉,那过来帮帮忙总行吧。”

“好啊,我本来就是咱们部门的员工,帮忙不是应该的吗。”柳如是说话还是那么圆润,谁都不会得罪,谁都会觉得舒服。

我冲钱唯唯翻白眼,说:“我看你就是来抢人的。”

“抢什么人啊,我这边跑人了,你不知道,那个陈艾莉,带着和她关系好的那个刘晓媛,一起跳槽了,唉,人心留不住啊。”钱唯唯有些郁闷。

我却很高兴,靠,这个死八婆,终于滚蛋了。

我拍拍钱唯唯的肩膀,笑着说:“她走了是好事啊,害群之马终于滚蛋了,咱们的队伍才能更坚定啊,我看你不如带着大家一起出去吃一顿火锅,或者别的,不是挺好吗。”

“人走了还要庆祝,你也太过分了。”钱唯唯笑骂,但看得出来,她也挺开心的。

陈艾莉这个刻薄的女人,嘴臭的很,好几次都是她在背后放冷枪,冷言冷语的冷人心。

“当然要庆祝,而且她走了,我还能让她好过不成?”

我掏出了手机,专门找到了陈雁秋。

我就给陈雁秋发语音:“那什么,你雇佣的猎头在我们这里挖出了一个叫陈艾莉的人,你可小心一点,这女人,嘴巴特别毒,刻薄得很,在我们这边不招人待见才过去的,你小心用,最好让她去那冷清的部门里吹空调。”

我知道陈雁秋做生意更追求大格局,像员工的工资这样的小事,她一向都比较优厚,如果让她马上把陈艾莉踢掉,她肯定会因为自己的面子拒绝。

章节目录

爱如潮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星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火并收藏爱如潮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