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么一说,两个女人的脸瞬间红得通透,柳如是居然还胳膊肘向外拐的拉着陆莺莺声讨我:“阿正,原来真的是一个大流氓,今天晚上你自己打地铺去,不许睡床上。”

“对,就是。”陆莺莺这小姑娘还在一边附和。

猛地,陆莺莺才意识到了刚刚柳如是话里话外是什么意思,她登时惊讶的下巴都快掉了。

这傻姑娘拉着柳如是的手,十分惊讶的问:“你们怎么回事,不会他就想和你睡在一起吧?”

我也觉得柳如是这个玩笑开过了,我也没想和她睡一张床,睡她家沙发或者我打个地铺都行,哪有人一上去躺人家床上的,那不纯属流氓吗。

柳如是果然奸计得逞似的笑笑,她开玩笑的说:“都是逗你的,不要当真就行。”

陆莺莺这女人,回头又剜了我一眼,好似开玩笑的柳如是都是我的错一样。

这让我很不高兴了,我问陆莺莺:“你过来的时候带笔记本了吗,能够连你们公安内网的内容的笔记本。”

“为什么要带那个,而且我们是有规矩的,不能私下里偷偷看。”陆莺莺这脑子,让我有点无话可说。

我苦恼的问:“我们的目的是找到人啊,找人不是要身份证活动的记录吗,可是东西只有你们公安内网才有,你要是不带那个,我们就这么站着不跟傻子一样等着出事吗?”

虽然开了不少的玩笑,但我心里面仍然为沈木莹而担忧。

这傻女人,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跟着奇怪的人跑了,到现在没有一点消息,怎么能不让人担忧。

陆莺莺也傻眼了,她操着手指,有些尴尬的说:“我以为你让我过来,是让我帮你蹲点找人的,没想到你要从内网看身份证。”

我差点气绝,我无语的问:“难道你们平常都对内网不管不顾吗,你们抓人不都靠那个?

“谁跟你说我们去哪抓人都是靠内网的,内网的监控虽然挺有用,但还是只能捕捉到一部分人的信息,如果犯罪分子没有使用身份证,或者使用了别人的身份证,我们不还是一样要去蹲点查询吗,那一次都是好几个月,你都不知道有多辛苦。”陆莺莺噘起了嘴吧,分明是在怨恨我弄错了她们的工作。

我挠挠头,还是道歉了一下,“不好意思,是我不懂,外行指导内行了,不过那你明天回去能不能查一下我要找的人的信息。”

“好,你把她的名字和身份证号告诉我。”陆莺莺倒还算分得清大事小事。

我便拿出了手机,我手机上拍摄有沈木莹在公司登记时写的身份证和照片,传给了陆莺莺。

“好了,反正来也来了,喝点咖啡,吃点甜点再走吧。”柳如是还是非常适时的切入的话题,然后把陆莺莺的注意力拉扯到了一边。

我也配坐在一旁,虽然这个傻姑娘做事不靠谱,但是目前能依靠的人好像也只有她了。

毕竟我并不认识别的公家人,不,明天是我认识的公家人,和我结仇的不少,比如常伟他爹。

在咖啡馆里面玩了一会儿,柳如是主动开车把陆莺莺送了回去,然后带着我回养生馆。

路上,柳如是突然问我:“找这个还没有长大的姑娘帮忙,真的可以吗?”

我摸摸口袋,想抽一根烟,但里面空空如也,我还是作罢。

最近烟瘾有点大,以前几乎不抽,可最近却总是想没事抽一根解解乏。

我说:“虽然陆莺莺并不是很靠谱,但是咱也找不到第二个能够守口如瓶,还帮忙从内网里面查人的人啊,只能需要她到老实一点,能多多帮忙把。”

“嗯,也是。”柳如是没有多说什么。

这个女人实在是太聪明了,当她不谈恋爱的时候,待人接物简直完美得无懈可击,而且在别人谈话的时候,照样你那些关键的时间切入话题,或者拉开两个人的注意力。

我身边要是有柳如是跟着我回牡丹城市,说不定连搞定何继峰都只需要嘴炮,不必动手了。

下了车,柳如是对我说:“我把孩子委托给黎汉娜照顾了,她在二楼最西边,你去接回来,顺带把车钥匙还回去。”

刚刚走得急,我只知道到柳如是把孩子托付给了同事照顾,没想到直接给黎汉娜了。

我点点头,便往客房楼走。

章节目录

爱如潮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星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火并收藏爱如潮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