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请问是谁?”

“啊呀,是刘先生吗,在下姓许,添为一个在吴松市讨饭吃的工头,在码头上也稍微有些名望,不知道你有没有空,我们可以共进晚餐,呵呵,还希望您能赏脸。”那边的声音听起来非常的市侩,一听就让我很不舒服。

我奇怪的问:“不好意思,我并不认识一个姓许的工头,我想你打错电话了。”

说着我就把电话挂断,现在还要为沈木莹的事情奔波呢,怎么有时间去理会一个,我根本不认识的所谓工头?

万一是来骗我的呢。

谁知道这个人非常的有毅力,这哥们竟然又打来了一通电话。

“我都说了,我并不认识一个姓许的人。”我冷淡的一边走一边说。

那边的人嘿嘿笑了笑,说:“刘先生不认识我不打紧,我认识您就行,既然你的时间很忙,那我就直说了,我想请你帮我代为引荐陈小姐,我们这边码头的生意和陈小姐不是正好互补吗,我们可以多多合作。”

“没兴趣。”我当即就要挂电话。

那边姓许的似乎也恼了,他在电话那头怒道:“先不要挂电话,我的事情还没有说完呢,刘先生,如果你帮我们做成了这一单,我可要给你五十万的回扣,如何,这个价位在整个吴松市里面都算是非常优秀了,几乎没有几家企业能给得出我们这么高的回扣。”

五十万?

抱歉,小爷刚刚还赚了三百万呢,那才是真正的无本买卖,你在这里跟我扯皮,我有那么掉价吗?

我直接说:“五十万你跟我说个屁啊,这么点钱,你打发叫花子呢?”

说着,我就把电话挂了,顺带还把这个姓许的人给拉黑了。

哪来的神经病,真要是各个码头上的船老大,怎么会不知道陈雁秋的大名。

我甩开这个事情,转头联系起了陆莺莺。

“你稍等啊,我这边有一点小小的事故,我跟老大说一句我出去吃早饭,我在哪儿等你啊?”陆莺莺这妞,果不其然得掉链子。

我心里面正在想这傻姑娘又在哪戳窟窿了,就随口说:“你来定吧。”

“那好,吴江区有个菜花老铺,你去哪吧,哪儿的早饭可好吃了。”

这傻姑娘是不是脑子里哪一块儿缺根弦,怎么到这个时候了还在惦记着吃喝。

但是能够连通身份证内网,查到沈木莹下落的,只有拜托这个傻姑娘了,所以我还是专门打的去了陆莺莺所说的菜花老铺。

怎么说呢,这个地方颇有我十年前,在城中村里面租房子的时候,那些小吃铺的样子。

非常的破旧,一个长满了锈的铁皮老车就是生意的全部,地上随便的摆着几个桌子凳子,等我到了的时候,陆莺莺已经在那里吃的正欢了。

“唉,你来了,快看,这个油馍馍好甜的,还有那个萝卜丝,好好吃。”陆莺莺在那里吃的满嘴都是油,我是额头流出了两条黑线。

这不就是我小时候在路边吃的普通摊的吗,什么豆浆,八宝粥,油条加油馍,还得有菜角,有点钱了,就会去买点蒸包子的笼,再加上些凉菜。

我坐在摊子旁边,无奈的说:“干嘛让我吃这些,我小的时候在老家早都吃腻了。”

“啊,你老家也有这个啊,那应该挺贵的呀。”陆莺莺傻乎乎的说。

我无语的看了看这边的价格,一个油馍馍,竟然敢张口要三块钱,我愈发无语的说:“我小时候像你吃的这些东西,放一起也不超过三块钱,怎么这里就敢要二十多块?”

我的疑问惹来了老板的侧目,他看看我,忽然笑着说:“小兄弟不是本地人吧?”

章节目录

爱如潮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星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火并收藏爱如潮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