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的把这个小笨妞忽悠了一趟之后,我拉着陆莺莺出了衙门,问陆莺莺:“你有车吗?”

“有啊,我有一辆小QQ。”陆莺莺点头。

我就奇了怪了,我问:“那刚刚咱们出去的时候你为什么不开车呢?”

陆莺莺这女的拳头一握,非常稳重的说:“因为国家正在号召建设环保社会,咱们可以坐公交车,就不要污染环境了。”

我眉毛一横,可回来的时候,我打的你也没有说什么呀。

我问:“那刚刚回来的时候,为什么还要打的回来呢,不是要建立环保社会吗?”

陆莺莺小脸一红,不好意思的说:“我腿有点疼,不想再挤公交了。”

好吧,果然这姑娘还是一个正常人,还知道因为腿疼,不想挤公交。

我上了车,对陆莺莺说:“你进来,我想和你好好分析一下目前这个案情。”

一说案情,这姑娘又来劲儿了。

她拉上车门,我就说:“对了,我还没有问你在里面查到了什么呢。”

陆莺莺听了就垂头丧气的说:“你不知道,我这边只有徐慧敏去过银行,以及三年前在金山区一家小旅馆登记住宿两天的记录,别的什么都没有。”

“没事,你看沈木莹也是忽然失踪,身份证都查不到的,实际上我也不是很感觉在徐慧敏这里能查到,我们现在唯一掌握的线索,就是那个金山区的住宿记录。”我安慰陆莺莺。

陆莺莺瘪起了嘴,不高兴的说:“你也不用安慰我,我在这里干的时间不短,我知道三年前的记录,根本算不上什么。”

“那我们换一个想法,假如这个徐慧敏本来有一个不错的工作,但是后来也不小心落到了那种田地,她会不会是在逃脱的时候跑到金山区了呢,顺着这条线索,我们是不是可以怀疑,徐慧敏带着沈木莹也去了金山区。”我怀疑的说。

陆莺莺想了好一会儿,她才问:“但是你不是说着徐慧敏是那群黑社会派过来,用来栓住沈木莹的吗,如果是这样,她为什么要带着沈木莹去金山区躲着。”

这个逻辑好像没有办法推理。

我这个人脑袋瓜一般是比较好用的,所以我很快就转过来。

如果这个人是那群对沈木莹有意思的人派过来的,她何必拉着沈木莹消失呢,直接去一个他们能这些控制到的地方不就好了,关键时候,直接把沈木莹卖了。

我头疼欲裂,这个徐慧敏,到底是谁?

我正想着呢,忽然,陆莺莺的对讲机响了。

“李家汇区十号码头发生严重的斗殴事故,吴江区所有的人员,全部向李家汇区汇集,重复一遍,全部向李家汇区汇集,任何人不得迟到。”

“见鬼,局里面这会应该在召集人手,我得赶紧过去。”陆莺莺吓了一跳。

“好,不如这样,你把我带到李家汇区附近,放我下车就可以了。”

我心里面打定了主意,既然任何办法都没有找到沈木莹,那么只好去金山区那边碰碰运气,试试看徐慧敏在不在了。

我在照片上看到过那个女人,说实话,以一个会看面相的人来看,她确实算不上福气脸,甚至还因为颧骨高而显得有点刻薄,但你现在的审美来说,徐慧敏不得不说是一个美女,脑袋小,看起来比例协调,身材瘦肖,复合现代人的审美。

所以我才估计,这个徐慧敏可能之前也上了和沈木莹类似的当,甚至可能泥足深陷无法自拔。

“好,你万事小心啊。”

陆莺莺这傻丫头,居然知道跟我说好话了。

章节目录

爱如潮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星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火并收藏爱如潮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