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群人穿得不怎么样,基本上都是只有一个短袖和一条裤子,早上还是拖鞋,看起来晒得已经浑身发黑。

毫无疑问,他们就是在码头上打短工的人,我在工地上的时候,也是晒得脖子手都发黑,现在安生了两年,倒也白了回来。

“靠,快跑,也不知道是哪个狗日的在码头上放了一把火,兄弟们咱们怎么办,这要是被抓了,肯定要说是咱们的失误呀。”他们一边跑,一边说。

我站在旁边听。

有一个看起来非常机灵的人忽然说:“咱们去深圳吧,我听说深圳有一个地方叫三和,扔掉身份证,打工干一天,可以在网吧玩三天,舒服着呢。”

“好,咱们去三和,老三去码头一家取咱们的行李,还有银行卡,咱们买去深圳的火车。”

这群人很快决定逃往深圳的三和人才市场,去体验日结干一天,可以玩三天的美好生活。

我摇了摇头,终于,又一群人跌入了社会的最底端。

去三和,吃三块钱的一碗面,住最脏乱的破宿舍,过得浑浑噩噩,不知生死的日结生活,如果是我,我宁愿跳楼去死。

但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三和这个地方的人,绝大多数都是他们发财的利器,从出卖自己的身份证,彻底变成一个没有身份的黑户之后,被人压榨的生活才刚刚开始。

本地的蛇头,那些旅店的老板娘,甚至是卖三块钱清汤面的老板,都是从他们身上压榨利益。

不过想到这里,我赶紧给了自己一巴掌,想啥呢,他们去哪儿关你屁事,你丫还是赶紧把人找回来吧。

我快速跑到了斜对面的那家酒吧,名字叫什么远来是客。

找个点酒吧是向来不营业的,但我直接推开门走进去,里面的人纷纷站了起来。

小太妹不少,几个人身上的刺青看起来也挺有威慑力的。

我淡定的笑了笑,敲了敲手里刚刚取出来的拐杖,淡定的说:“你们的老板在哪里,麻烦引荐一下。”

“不好意思,我们老板刚刚休息,现在不便见人。”一个看起来身高一米九,身高体壮的兄弟走了过来,他瓮声瓮气的对我说:“想叫我老板,你小子估计还不够格,刚从大学里毕业吧,赶紧去找个工作,别来这里鬼混。”

我淡淡的笑了笑,摇头说:“不不不,我早就从学校里出来了,算了,我真的有事找你们老板,不是开玩笑的,麻烦帮忙去引荐一下。”

“那我如果说不呢,小子,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我们酒吧在这条街上怎么也是说的上话的。”这汉子威胁道。

其实如果是以前的,我见到这样的情况的话,我肯定是拔腿就跑,打肯定是打不过的,而且人势力大,人多,好汉不跟恶狗斗。

但是经过了不寻常的半年,我发现我竟然对这种事情毫无恐惧,反而觉得有点空淡。

毕竟在韩锦绣家里差点被手雷炸死,在牡丹城市,几乎就看着人死在我面前了。

所以我抬起头,对大汉说:“我刚刚已经说了,我来这里是为了见你们老板的,麻烦引荐一下你们老板,我问完事情就会走。”

“小子我说了,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这汉子话音未落,竟然非常卑鄙的想要先发制人,突然一拳头打了过来!

我猛然偏过脸,然后汉子的拳头微微擦边的从我耳边打了过去,然后我抬腿一踹,把这孙子踹飞了出去。

他虽然个头非常大,但实际上体重不足一百五十斤,看起来有点虚胖,我一踹,他没有时间躲避,就以平沙落雁式飞砸在地上,砸翻了一大片的汤汤水水,还有桌椅一片。

“我刚刚已经强调了,我是来找你们老板的,有些事情我问完就走,不要让我再说第四遍。”我冷淡的看着这群人。

有一个女的突然从裤兜里掏出了一把伸缩刀,还有几个,也拿出了他们的武器。

我有点生气,怎么是听不懂人话还是脑子有问题,我话都说的这么明白了,竟然还要跟我再动手。

我反手一扣,把手里面拐杖拉开,抽出了里面的杖刀。

章节目录

爱如潮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星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火并收藏爱如潮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