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到了戒指,但我没说话。

等我出了门之后,信君突然对我说:“你刚刚,是不是在看她的戒指。”

我的心里面好似被雷击了一样,不行,绝对不能够让人发现我是瞎子。

这个名叫信君的女人的观察能力,竟然如此的恐怖,我只有之前和瓯菲儿联系的时候,瓯菲儿看出来了,我并不是全瞎,但那是因为她学过摄影师,摄影师对于光线的变化是非常敏感的,所以她感觉我的眼睛里面有光,但瓯菲儿也只是认为我的眼睛恢复得比较快,可没想过我直接恢复了。

我心中暗惊,甚至已经有点表露出来的意思。

“不,你想多了。”我知道有些事情是越描越黑的,所以多说不如少说,少说不如不说。

信君看看我的耳朵,她忽然很认真的对我说:“你的耳朵红了,你在撒谎,你确实能看见!”

我的心里面就好像是被巨锤敲击的大钟一样,不断的发出恐惧的回响。

被发现了,而且是真得。

我心里面心乱如麻,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说话是好,我就这样走着,一直和信君一起走到了酒吧的门口。

当我们在酒吧的门口驻留等车的时候,信君站在我的身边,小声的说:“我明白你的麻烦,我以前也因为眼睛的问题一度装作是个瞎子,我不会说出去的。”

老实说,听到她说她不会说出去的时候,我不但没有感觉到开心,反而觉得这个女人可能会借机来要挟我。

但幸好,刘楚媛信任的打手,怎么想也不会是一个大嘴巴的人。

过了好一会儿,我心情平复了之后,我说:“你怎么会跟着她呢。”

“哦,为什么这么问?”信君反过来问我。

我看看周围,并没有人,我说:“你跟我来。”

我带着信君走到了街角,迷茫的点着了一根烟,淡淡的说:“我总觉得,刘楚媛她对任何人都带着一个面具,她很性感,她很好看,甚至非常的迷人,以至于整个上海滩都以和她吃一顿饭为荣,但这都是互相利用,你明白吗,信君,你觉得,她对你怎么样。”

“对我很好,我弟弟生了绝症,她帮我颠覆了我这辈子都掏不起医药费,所以我跟着她做事。”信君非常理所当然的事。

我有些愕然,但随后烦躁的掐掉了烟。

要问我对刘楚媛到底是什么样的观感,其实我自己心里面也有点分不清楚。

但经历了和瓯楚菁的事情之后,我倒是看开了不少,大家都只是刚认识的人,又没有好多年的关系,不对你说实话,甚至有时候在背后盘算着你,那都是非常正常的事情,没有必要为此觉得被侮辱。

可刘楚媛谋划着,让我替她挡住四方的风波,就有点让人觉得你很过分了。

况且按照我接触到的人对刘楚媛的评价,她显然不是那种安分的女人,如果她在背后不对我搞风搞雨,那是不可能的。

至少我知道有一种人,那是就算骗了人,被人在背后揭发了,她仍然要榨干那个人最后一次价值。

这种人,在医学与心理学上我们统称为欺诈型人格。

我有时候甚至觉得,刘楚媛完全就是隐形欺诈型人格的终极表现。

把这些还没有发生的东西扔在脑后,我对信君说:“刘楚媛是一个任何人,只要没有了利用价值,她就很有可能一把把你甩开的人,我身边的柳如是,她在刘楚媛的风月场所里面终于找到了一个她认为很可靠的人,结果那个香港的富二代甚至把人一骗就跑,我给柳如是介绍了工作,她不在刘楚媛那里做了。”

“这又说明了什么,这又不是刘小姐把她抛弃的。”信君还是执拗的说。

我有些皱眉,刘楚媛在蛊惑人心,这方面简直就是我师傅的师傅级,如果不是叶紫帮我分析出来刘楚媛要利用我,我说不定也会刘楚媛把我给卖了,我还会帮她数钱呢。

“你好好用你的脑子想一想,等到你没有利用价值的时候,你看刘楚媛还会不会留着你。”

我对信君敦敦教诲。

章节目录

爱如潮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星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火并收藏爱如潮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