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你先把我想知道的东西告诉我啊。”

我不高兴的说。

信君摇头,非常固执的说:“等你先帮我把事情解决吧,刘小姐的事情重要。”

“她那是丢了货,我是丢了人啊,我要是知道晚了,人就没了。”

我和信君针锋相对,刘楚媛那些生意,我不喜欢,也不想掺和其中,她有多少钱我不知道,但是烧了几个集装箱,几百万块钱,对于刘楚媛来说绝对算不上伤筋动骨。

你看这次刘楚媛过来找这个叫信君的姑娘,也不过是因为在李家汇十号码头上丢了货物而已,她生气,但还是没有气急败坏。

如果刘楚媛真得气急败坏,她还会私下里面找人解决问题吗?

不会,以她在黑白两道上的关系,她更可能会直接请官面上的人出面,然后直接解决掉所有的问题。

但是我知道这会消耗掉她大部分的面子,所以她肯定不到关键时刻,不会这样选择。

“可我不认识那个对你来说很重要的人,而刘小姐对我的恩情我无以为报。”信君的脑袋就好像是石头做的一样,让我真的想把她脑袋撬开,看看里面到底装的什么。

但这个女人的固执还是让我没有办法,我只好说:“好,我帮你把这个事情解决之后,你一定要把这个女人的行踪告诉我。”

这一次,信君倒是点点头,说:“我会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的。”

换上衣服,我们一群人假装是去码头上打工的工人,驱车去了金山港码头。

正如我前面所说,因为金山港并不在吴松市传统的经济中心,青浦江和班苕江的两岸,也不在长江口,所以这里与吴松市的联系甚至还不如吴松市周围的其他地市。

这里的港口也是,看起来破破旧旧,还有点上个世纪的老旧风格。

码头上的设备也是经年不更新,海岸上的船只肮脏破旧,一切都显得十分的衰退。

但经过了刘楚媛的解释,我才知道,原来这个小小的金山港背后,竟然暗地里藏匿着无数的利益链条。

从闽省送过来的高仿a货,低防破烂,全都在金山港登陆,然后汇入整个长三角经济区。

我估摸着,这么个小港口,每个月的这几个可能会有数百亿不止呢。

足够买一个蒙古国了。

想着这么小的地方都能够创造这么大的利益,我看着那全都是刻意隐藏出来的破旧,心里面就是一阵的羡慕和嫉妒。

我要是能在这里面插上一小股,不用一年,只要三个月,咱也能变成千万富翁。

车停在一个大后门,我们这辆面包车,连带着附近的几辆五菱宏光,一共下了几十个工人。

带头的拿着一个老式账本交给看门的,说:“里面的事情严重不严重,我们没有接到不上工的消息,就过来了。”

“嗯,你们来了也行,今天这码头上乱糟糟的,你们先去C区,D区俩地方干活,A区和B区交给那边人了,快进去。”看门的随手在账本上一划,就让几十个工人进去,赶紧干活。

我看着那边仍然在燃烧的黑烟,心里面感觉这所谓的报复也这是挺搞笑的。

还不知道想要动手搞刘楚媛的人是谁,但是连续在李家汇十号码头,还有金山港搞事放火,真当上面的人都是瞎子呀,如果现在是非常的时刻,比如说奥运会或者国际会议,这在背后搞事的人早就像被蚂蚁一样按死了。

我寻思着,为了赶快破解这出案件,整个吴松市的公家人部门都会高速运转起来,到时候我在想让陆莺莺帮我查人,估计是比较难了。

我必须靠自己。

这群工人大部分看来应该都是在这里长时间干活的,当我们走到c区和d区的时候,人已经散的差不多了。

只剩下了信君带过来的几个人。

章节目录

爱如潮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星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火并收藏爱如潮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