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叫她是一个狐狸精,要我说,就是你们这些人自己管不住自己的裤裆,一个男人管不住自己,还有个另外一个女人把自己给废了,你说这是不是太贱了?”我冷笑着说。

有一说一,虽然我也觉得刘楚媛这女人,太诡异,真话套着假话,假话套着真话,但是如果一个男人觉得自己失败,是因为身边有一个女人勾引到了自己,把自己给弄废了,那我觉得你失败简直就是天生的。

一个人究竟有没有毅力,在女人的身上真得体现的淋漓尽致。

看看董卓,再看看吕布,因为一个貂蝉内讧暴动,最后干儿子杀了干爹,带着美女另投他人,然而还是死了。

这根貂蝉有个屁的关系,还不是这俩人自己管不住自己的裤裆。

况且以我对刘楚媛的了解,她绝对不是那种轻易就会宽衣解带,上床脱衣的女人,说刘楚媛坑了不知道多少好手,我宁愿相信是刘楚媛把他们玩弄在鼓掌之间。

这也符合刘楚媛的一贯手段。

想到这里,我更是哈哈大笑的嘲讽说:“就你们这群废物,我就不信了,你们能在刘楚媛那里拿到什么好处,真当自己是个人才呢,能从刘楚媛那里拿到什么好处,也不撒泡尿,看看自己什么德行。”

就是,我向来看不起那些,因为自己会几手,就把自己当作是江湖高手,就以为自己可以在社会上混的非常的开,有各路有钱的大佬给自己送钱,日子过得滋味乐无边。

要我说,这种人全都是脑子傻了,看武侠小说看到痴迷的笨蛋。

现在社会早就已经不是武术万能的时候了,人们都从体力竞争到了脑力竞争,时代已经不会再留给武术太多的位置。

真正看清楚时代走向的人,早就带着家人徒弟去修学脑力内容了,谁他妈还在这个时代里学武术?

被一枪撂倒吗?

对面的疤子哥看我毫无遮掩的嘲讽他们,他非常愤怒的吼道:“你到底算不算习武之人,现在武道都已经破落到这种时候了,你居然还在这里内讧。”

“我内讧?”

我扭头一看,下面打的正是火热。

而拿着罕见的三节棍的信君,以一个女人的身份,在宽度不到四米的窄道上打的这个疤子哥的同伙们都没办法翻身。

我随即对疤子哥笑道:“你看看下面的那些废物,像是以后有上升机会的人吗?”

“这。”疤子哥一看,自己都闭嘴了。

妈的,这么废物,连女人都打不过。

趁他不注意,我猛然三跨步,气势在不足一秒的时间里瞬间进入巅峰,南拳北腿,腿的功夫,证明一个武者的真本事!

“艹!”

这外号疤子哥的,到现在还没有机会报出自己的真名,就被我一脚踹到了水里。

“你么几个,是自己跳到水里啊,还是我送你们进水啊。”我呵呵冷笑着看着剩下的几个人,不屑的作出了手割脖子的手势,意思就是,不想死就赶紧滚。

果然,他们一看自己的老大都跪了,马上也跟着老大,一起进水里摸鱼抓鳖去了。

看他们滚蛋,我马上转头冲信君喊:“快点走啊,你还在那里磨蹭什么!”

得亏这群家伙也知道自己不能在闹市里面动枪子,不然信君这样的,就算再能打,一枪撂倒轻轻松松。

信君也看到了我已经夺取了船的控制权,她马上一边打一边撤退,把后面几十个敌人都扔在了窄道上。

“快点上来。”我伸出手,信君一跳,直接抓着我的手上了船。

“快去开船。”

这句话,是我们两个人同时对着对方说出来的。

这下,她傻眼,我也懵逼了。

章节目录

爱如潮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星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火并收藏爱如潮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