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一天有人告诉我,我居然能在吴松市,这么一个世界经济金融中心,安保力度排在世界前十的超级城市里看到有一群混混手里面拿着雷管,我一定要锤死他,你这是在看不起谁呢,是上面查得不够紧,还是你小子饭吃饱了,没事干,到处乱造谣啊。

但是今天,我他妈居然真的看到了一根雷管,飞在我前面七八米的地方!

靠,这雷管,我小时候见的实在是太多了。

因为我小时候的老家,牡丹城市旁边的崤山下,很穷,但是这唯独盛产一种东西,那就是矿。

我们那里,崤山南北西,三面都产一种能让所有人都疯狂的矿物,金矿!

不只是金矿,煤矿,铁矿都有产,不过最让人动心的,依然是那金灿灿的美味。

崤山西侧的弘农市,一度被称之为中国金都,黄金之城,而这地方,和我那时候的老家就是接壤的,而且他们在崤山西侧,我们在崤山南侧。

我们也挖金矿,那时候几乎是一个村,一个村,集体男女老少出动,都在山里面到处找金矿。

那时候,最便宜的时候,十块钱,能买到一根金条,许多人的家里都有一大块儿的狗头金,金子甚至能够便宜到这种程度,而有时候乃至于本地人对金子都不是很稀罕。

但那也是大规模开采,经济下滑之后的事儿了,而且这部分主要是城里人,我们乡下人可不知道什么叫通货膨胀,我们只知道家里面藏了多少金子,那就有多有面子,多有钱,可以吃米,可以吃油和盐。

在刚刚发现金矿的时候,人们可没有那么的轻松。

当时村与村之间,还有人做土火枪,也有人会做土雷管,因为牡丹城市以前的定位是军工城市,我们那里的拖拉机厂,甚至被称之为坦克厂,所以雷管开山找金矿的事也不小。

我知道怎么处理雷管,可是这都已经点燃了,让我怎么处置?

这艘名叫妈祖庙号的船很明显没有多少安保设施,就这几十吨的载重量,雷管一炸,船的龙骨断不断不说,光是点燃烧着的部分,我就不敢估量还能不能逃走。

其实这一瞬间,我心里面想的事情有很多。

比如小时候跟着家里人一起去山里面,偷挖金矿,小炉子一点,自己坐在那里熬着,把金子一点点的弄出来。

土法炼金,非常的有污染,我那老爷子,为了炼金子,连命都差点丢进去,毒气伤人。

看到雷管,就想起那时候,我们村还有一个人,挖金子的时候太激动,就地炼金,流出来的热液撒到了雷管上,当场爆炸,不但炸塌了整条矿脉,他的尸体到现在也没有挖出来。

甚至有人说,他整个人被炸成了碎末,啥都找不到了。

“快跑!”信君看到雷管的时候,她迅速的冲向了船边,就算对刘楚媛有百分之百的忠诚,但是雷管飞到船上,小命就要不保的情况下,就别想去保住那些集装箱了,信君这方面还是分得清的,她准备跳河,再看什么结果。

我哪。

我有点懵,但我突然觉得。

我能解决的掉,不是我在吹牛逼,我真得觉得,在雷管飞到船上之前,我可以让雷管再飞出去。

于是我动了。

我眼睛的余光甚至还能够看到在窄道上,那些扔过来的雷管儿的混混们脸上害怕和激动并存的神色。

他们害怕因为这根雷管,他们下半辈子就可能会被永久通缉,然后送到监狱里面牢底坐穿,事实上,一旦被抓到,他们很有可能被执行死刑。

但是他们也非常的激动,原因就是,这害人的三集装箱的衣服鞋子都烧毁了,他们能够抱着心里的一口恶气。

他们觉得,就是那些恶心的资本家,就是那些有钱人专门去买便宜货,让他们这些本地工人最后只好无奈下岗,下岗之后生活一贫如洗,搞得好像闽省的同胞们就凭空把衣服造出来的似的。

我不觉得他们的想法是对的,但我也不吝猜测,他们这种想法绝对是有人在背后暗地煽动,好借他们的手,做到点平常不敢公开做的事。

不然那么多的下岗工人,怎么就你们还要团结在一起,当黑帮呢。

你们脸大,还是你们有法律豁免权?

章节目录

爱如潮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星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火并收藏爱如潮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