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某种方面来说,我一直很害怕我的眼睛仍然健全,这个事情暴露,一旦暴露,后果绝对是我无法想象的痛苦。

所以信君,这个固执而又守承诺的女人,让我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下口。

如果我选择太过强硬,那很明显,她是绝对不会答应的,如果我委婉地恳求她的话,以这个女人固执的性格,她九成九会告诉我,她绝对不会说出去。

但是没有任何质押的承诺,毫无疑问是一张废纸,随时可以撕毁那些擦屁股。

而现在,毫不客气的说,我救了信君一命,她欠我的。

所以趁着这个机会,我就提出了替我保密的要求。

果然,这个女人非常坚定而又诚恳的对我承诺:“只要我还活着,我就一定不会把这个秘密告诉别人,如果我把这个秘密泄露了,你随便杀我,我绝对不反抗。”

“没事,我相信你的人品。”

我笑了,总算缓解了一个大危机,虽然没有彻底的解决,但也算是搞定了吧。

“妈祖庙号,这艘船要开到奉贤区在哪里?”我问信君。

我只知道刘楚媛让我解决这个麻烦,但她可没有告诉我具体的地址。

信君一边生疏的操控着船,一边淡定的说:“我们去芦湖港,芦湖港那边的码头虽然小,但是管理的比较松散,而且没有像金山这边被那群混混们渗透,我们可以比较放心的卸货。”

“但愿吧,只希望没有人在我们卸货的时候过来打扰。”

说实在话,金山港都那么大的港口,竟然都被那些混混们给参透了,甚至还敢在然后里面就动用禁忌武器雷管,他们的靠山要么就非常的强,要么他们就根本不怕死。

我觉得两者综合一下的话,很明显,我会选择第一个。

他们的靠山肯定很有来头,甚至针对刘楚媛的这次事件,我觉得就是他们的靠山进行的一次试探。

也许他们的靠山正在试探刘楚媛到底有没有能力,有没有人脉保住自己的生意,如果保得住,那就暂时忍住动手的想法,如果保不住,那就马上把这个女人鲸吞活剥,吃得骨头渣子都不剩。

这就是生意场上的你死我活,也就是人们常说的所谓的零和博弈。

没有我们平常讲得共同进步,市场份额就那么大,除非你逆天的宛如乔布斯,再造出一个智能手机的庞大市场来,不然就不要我想和你的商业竞争对手坐下把酒言欢。

船跑得很慢,沿着海岸线一路向东,在路过了一个河口之后,我们看到了远方的一个小码头,只有三道栈桥的小地方。

“就是这里的,芦湖港码头。”

信君带着我下了船,迎面走过来了一群人,带头的人似乎和信君听挺熟悉的,他们几个人寒暄了一阵,那男的对信君说:“信小姐,有没有兴趣跟我们一起到大学城那边坐一坐,一听说你要过来,我们可是为你准备的最好的接待,一定会让你很满意的。”

说话之间,这个男人的表情里丝毫不掩饰他对信君的追求。

原来刘楚媛的下属里面竟然还有男的,我甚至一度以为,刘楚媛准备霸占整个风月场的市场,坚持一百年不动摇呢。

“不好意思,我还要陪这位有事,麻烦你让一让。”信君当然不是那种一听到有人要请客,马上就不管三七二十一凑上去的轻薄女人,她直接拿我当借口,要带着我离开。

“抱歉,信小姐,请不要找一些拙劣的推辞理由,这个小子一看就是你的打手,怎么可能会有重要的事情呢,信小姐,我彭博安怎么说也不算是非常的差劲吧,这么多次的见面,我每次都拿出我最好的状态,甚至还为你订购了九千九百九十九朵玫瑰,为什么信小姐你就是不答应呢?”这自称叫彭博安的人倒是对信君挺够坚持的,居然还订购了那我现在就是在骗傻大头的九九九九大玫瑰。

章节目录

爱如潮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星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火并收藏爱如潮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