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自己追求的女孩,狠狠的打自己一巴掌,这种羞辱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是非常难以逃避的事情。

尤其是,当你苦苦追求的女孩,现在竟然非常廉价的挽着另外一个男人的胳膊,这种心理上的落差,足以毁掉一个人。

虽然我不知道彭博安对信君到底是几个意思,最近是真的想追求,还是想通过这个女人谋得什么利益,但是我很高兴,能够亲眼看着一个小白脸被自己追求的女孩,狠狠的羞辱,我觉得很舒服。

一心只会贬低别人的人,是不配去谈恋爱的。

倒霉的彭博安捂着自己的脸,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追求的那个女孩,毫不犹豫的给自己以最痛苦的羞辱,他瞪着我十分愤怒的怒吼:“信君,你什么意思啊你,这小子他是谁,他究竟是干什么的,他让你这么值得维护,她让你能够把苦苦追求你的我抛弃,你好绝情!”

“不好意思,我从来都没有接受你的追求,你的追求实在是太拙劣了。”信君十分不在乎的吧彭博安的尊严拿出来,扔在地上,狠狠踩了几脚,以示自己的羞辱。

“什么,你!”彭博安捂着自己的心脏,一幅我马上就要心脏病发作的样子。

可信君照样不吃他的账,信君拉着我说:“这位是刘小姐的弟弟,也就是我下半辈子要效忠的对象,不好意思,你喜欢哪个红灯区的女孩,你自己去把她娶回家吧,我真的想不通,像你这样的人真的有脸面去追求一个良家女人吗,还是隔一天就去红灯区里面玩三P,非常的有面子?”

我嘴角一撇,还真是非常老套的剧情啊。

彭博安的脸色,宛如肠胃炎发作拉出的屎一样,带着点浓绿色,非常的难看,非常的臭不可闻。

他握着拳头,涂脂抹粉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又是一阵阵发绿,最后,彭博安冲信君怒吼:“我不信,这绝对不可能。”

说完,彭博安还回头用手指头指着我的脸,十分嚣张的怒道:“我不知道你是从哪个村子里面钻出来的穷小子,但是你他妈给我注意了,信君是我的女人,她以后是要嫁给我当老婆的,你,一遍呆着去!”

“我不知道你在自豪些什么,但是信君现在挽着的是我的手,而不是你,小子,回家好好把你那些骈头们都搞定吧,记得多抹点印度神油,你最近有点肾亏。”

我冷笑着挽着信君的手,大踏步的冲彭博安的身边走过去。

羞辱,这是绝绝对对的羞辱。

彭博安回首冲我怒道:“我哥可是刘姐最信任的大将之一,你别想在我这里得到一丝一毫的支持,你给我等着!”

我笑了笑,竖起一只手,然后放下四根手指,只留下了中指竖起朝天,我冷淡的说:“那就让你的兄弟过来找我的麻烦吧,我都要看看,你兄弟到底是帮你还是帮我?”

离开了芦湖港,我和信君没走几步,我就说:“这样真的好吗,那个小子好像确实是想追求你。”

信君头也不回,脚步不停的冷淡的对我说:“猪也非常喜欢你,但你会娶猪吗,狗也非常喜欢你,那你会娶一条狗当老婆吗?”

“不会,我可能会吃猪肉,不过我不太喜欢吃狗肉。”我马上摆手拒绝。

妈的,娶一头猪一条狗,这信君的脑回路果然清奇。

“是的,所以我也不会去考虑一条猪狗的感受,彭博伟倒还算是一个能打的人才,可彭博安,呵呵,我只觉得他还不如那些被称为花瓶的女人。”信君说话非常的真刻薄,我感觉这应该是她最本身的感受,但是如果是听在彭博安的心里,估计会把彭博安气傻吧。

“那你个人的时候标准是什么,有没有兴趣和我透露一下,让我想想,我这样的**丝有什么办法才能够追求到像你这样严谨的女神。”我笑着在一边开着玩笑。

像信君这样的女人,我实在不觉得会有人最后能和她走在一起。

章节目录

爱如潮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星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火并收藏爱如潮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