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才真切的体会到了,叶紫为什么要告诉我,刘楚媛如果造起势来,我最后也只能答应,因为她真的能够让你无法拒绝。

有一种致命的,让人窒息的感觉我能绕着我。

我不能拒绝刘楚媛。

沉默了很久,刘楚媛似乎也懒得挂电话,她等了一会儿才问我:“想清楚了?”

“好吧,想清楚了,姐。”

这句姐,我叫的真的是非常的艰难。

你可以让我叫瓯楚菁一声姐,因为她真的不欠我的,叫陈雁秋一声姐,确实族谱上把名字都记清楚了,也可以叫叶紫一声姐,人家在我最困难的时候,培训我,给我的一份高薪的工作。

可刘楚媛呢,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敲竹杠让我帮她顶缸。

其实这也算是人之常情,雪中送炭的总是很少,破鼓万人捶的倒是很多。

不过答应就答应吧,总好过以后被人倒逼着承认。

“行吧,你是想让我查那个女人对吧,没问题,你来青浦区的丽光大厦吧,我在这里等你。”

挂完电话,我真得是想骂娘。

感情老子从金山港帮你拼了性命,把货提出来,你就是这么对我的?

但没办法,人正好要挟住了你的要害,你还想怎么样?

“师傅,去青浦区的丽光大厦。”

我拦住出租车,从奉贤区的芦湖港,一路开到丽光大厦。

这段路,花了近三个小时,打的费用,都掏了一百多块,吴松市堵的要死的高速公路,甚至都能给你逼到在路边买午饭吃。

“喂?”

忽然,有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我一接,居然是叶紫。

叶紫问我:“怎么样有没有什么消息?”

我看看远处的丽光大厦,一座不是很大,但造型特别别致的建筑,我说:“现在还在找刘楚媛,你也不是不知道,吴松市如果有哪个女人消息最灵通的话,那她绝对是姓刘。”

叶紫噗嗤一笑,说:“你怎么又去找那个女人了,你不是带着一个小衙门的女的跑去调查和沈木莹一起出现的女人了吗?”

“柳如是告诉你了呀,没错,我的确是和一个叫陆莺莺的女公家人去调查了,但是跑过了那家建设银行之后,回来在查身份证号,发现根本查不到人,所以我到金山区撞大运的查了一下,却发现这女的,应该是在刘楚媛名下的产业里面做过活,叶姐你放心,嗯,我一定完好无损的帮你找回来。”

我笑着说。

这时,我已经走到了楼下。

丽光大厦,楼下是一整排的类似于茶道,社交礼仪之类的店铺,装修的非常上档次。

这个上档次,不是说你装的很豪华,用了多少的金箔,波斯地毯,而是说在中国文化的内涵上,更进一步的去追求艺术的极致,坐到简约而不简单,低调而不低档。

比如我走到门口,左手边的那家茶楼,门口整个门框,全都是用海南黄梨木做的。

二百年前,海南黄梨木到处都是,甚至可以说是不要钱就给。

但是二百年后,海南黄梨木已经成为了一件难得的稀世珍品。

任何一件海南黄梨木雕刻,制作的工艺品,奢侈品,都能够拍卖出几十万上百万的价格。

而这家茶馆,直接用一个几百万的门面告诉来客,老子根本不差钱。

看来来往往的那些客人,都是西装革履的,但我也没看出来他们多有文化气质,无非就是手里没有钱,想要体现一下自己吧。

章节目录

爱如潮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星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火并收藏爱如潮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