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登记身份证,也就意味着,这鬼地方,也是一个灰色地带。

在这种地方唱歌,不被骚扰简直是不可能的。

我冷眼旁观,看着程水芸非常勉强的应付着,一群色狼的口头骚扰,忍不住偏头看向了柜台上的酒保,然而柜台上的酒保,对此视若罔闻。

最后,程水芸也半推半就的,唱了一些比较隐晦的带着一些黄色内容的歌,听得台下的一群色狼不断欢呼,也有不少人扔出了一点钱,但是看着那一块两块的飞落在盒子里,我不由摇了摇头。

像这样的过日子,一天一天挣多少才能够养起家?

我挤开人群,坐到了酒保面前,我笑着问酒保:“再来一杯威士忌吧。”

酒吧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卖酒,酒吧的酒溢价非常的严重,外面的一瓶普通威士忌,可能会收你二百块,这里就敢跟你张口要六百,六百都还是比较有良心的。

而实际上,这个酒吧只是给我倒了一杯普通的威士忌,他竟然敢伸手说要一百。

一杯就一百,我冷笑了一下,淡淡的说:“你是欺负我不懂酒吗?”

酒保也脸带不屑,他非常淡定的说:“我告诉你,这附近的厂子全都是我们龙大哥罩着的,我们龙大哥在吴松市怎么着也算是一个人物,安庆帮义社也得给他脸面,我倒是想知道,你敢来我们的场子上喝酒,就不知道我们这里有规矩吗?”

“龙大哥,哪个龙大哥,我也不知道你们到底是这个大哥还是那个大哥罩着的,我只是想来喝酒,但是这种外面一百多块钱的酒,你给我倒一杯,就收一百,是不是太过分了。”

我淡淡的说。

兴许是看我有气场,一点儿也不怂,酒保放下手里的麻布,说:“龙大哥,就是我们这一片的大哥雷龙,这一大片全都是他老人家的地盘,行了,你个穷鬼,五十,五十一杯总行了吧。”

酒保居然还嫌弃起我了。

我无语的喝完酒,指着那边又唱了一首比较黄的歌的程水芸,随口的说:“她谁啊。”

“哦,她啊,名字我也不知道,就一个驻场唱歌的,她爱咋唱咋唱,只要别瞎唱,我们这边一个月给她开两千五的工资。”酒保看看我,再看看程水芸,忽然嗤笑道:“你要是想追她呀,恐怕没那么容易,这女的性格特别刚烈,谁要是敢对她用强的,她就能一刀子戳死你哈哈,上个月就戳了两个倒霉蛋。”

“没事,我有女朋友。”

把酒一饮而尽,我看着酒保,眼神变得有些阴沉。

看程水芸,似乎平常很自由的样子,但是我却觉得,她想走,可是她走不了。

这个酒保话说的倒是挺圆润,但是话里话外,却露出了不少的破绽。

正常的酒吧,怎么可能会让一个驻场唱歌的随便唱,而且还连名字都不知道,而且最过分的是,在奉贤区,在寸土寸金的吴松市,一个月两千五的工资,连房租都付不起,怎么可能住的下去?

甚至,沈木莹消失也就是上星期的事情吧,这个叫程水芸的,怎么可能上个月也在这里呢,还戳伤了两个人,太假了吧。

我一直在观察,观察沈木莹有没有可能会出现在这附近,但事实上,我失望了。

我从七点,喝到九点,把酒保套话套得都不耐烦了,沈木莹昨天没有出现,程水芸也要走了。

我放下酒杯,脚步有些虚浮的,想往外走。

酒保在后面喊:“钱,你还没付钱呢。”

我马上回头怒视酒保:“烦你妈的批,老子钱付了,我还没醉呢,妈的想诈我?”

酒保马上就默不作声了。

我呵呵一笑,扭头出门。

我眼睛的余光看到,刚刚的程水芸,还往这边看了一眼,但她眼神里面期待的内容并不是我喝醉酒,而是那个酒保被打。

这就进一步的说明,这个程水芸,有问题,这个酒吧,也有问题。

章节目录

爱如潮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星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火并收藏爱如潮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