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种意义上来说,女人的哭泣,代表着你打开了她的心房。

虽然会有人说,人的心房有四个,你只是她心房里面的四分之一,剩下的十分之三,还留给了其他的男人。

但韩锦绣显然不是,

当韩锦绣幽幽的抽泣的时候,我甚至不知道该如何说话。

憋了好久,我才面红耳赤的说:“韩姐,你,要不,我的怀抱借给你。”

遇到这种关键的时候,我反而不会说什么有用的,安慰人的话了。

“噗嗤!”

韩姐破涕为笑,她在电话那一头笑骂我:“你这个傻呆子,怎么这么不会说话。”

“是,我是不怎么会说话,但是只要韩姐你开心就好。”我憨憨的笑笑,也算缓解了刚刚在奉贤区遇到的不快。

韩锦绣在那边温柔的说:“好了好了,臭小子骗我说这些有意思吗,最后不还是要去正视家里的事情,公司的事情,帮派的事情,唉,说吧,你小子又在外面惹什么祸了,告诉我吧。”

我点点头,然后把从沈木莹失踪,到发现了徐慧敏,易名程水芸在奉贤区唱黑酒吧,证件全都被雷龙给扣掉了,而我的同事,现在就躲在程水芸家里的事情全都说了出去。

说完之后,我有些紧张的等待着电话那一头的回复。

这样的事情,几乎是硬碰硬了,如果安庆帮义社不愿意做这一单亏本买卖,那我也不能说他们不是。

谁知道过了一会儿,韩锦绣突然说:“你有多长时间没有来过我家了?”

我一愣,不知道韩锦绣为什么要这样问我,但是多久没有去我还是知道的,我说:“一个多月了。”

“对,你上次过来的时候,还是韩宝佳闹事,现在,你好久都没有来过了,唉,你自己看着办吧。”

韩锦绣略带幽怨的语气让我差点浑身汗毛竖起!

不是吧,这背后到底是什么意思,是对我有意思,还是只是当做朋友诉苦呢。

我心里面拿捏不定,下车之后,在路边不断地徘徊。

走着走着,我突然发现,我竟然不知不觉得,在李家汇区的码头附近下的车,他去,昨晚能够看到远处十号码头混乱的场面,可以看到好几个集装箱多是废的,被烧毁的物品比比皆是。

我情不自禁的走进观察,却忽然被一个人拉住了。

我扭头一看,差点没把我吓了,居然是一个乌漆八黑的黑人!

我使劲儿的想把他推开,嘴上怒道:“哪来的黑人,你是要抢劫是吧,我不会让你得逞的。”

我刚按住这黑人,心里面想,这黑人怎么这么没劲儿啊,这是刚刚干了八次大保健吗?

“呜呜,刘正,你就是个混蛋,你大傻逼!”

这女孩呜呜的声音,终于让我想起来,怀里面的这个人是谁。

陆莺莺!

我赶忙放开陆莺莺,这姑娘气鼓鼓的脸,恨不得把我咬死呢。

我从兜里面拿出了纸巾,陪着陆莺莺自己手里面拿着的两瓶矿泉水,给陆莺莺擦拭起了脸颊。

“你到底是去哪里挖煤球了,怎么脸上弄的这么黑,这大晚上的,我还以为是有黑人准备抢劫我呢。”我安慰起了陆莺莺。

我都不知道李家汇区到底是有多缺人手,怎么还需要整个吴江区的支援?

而且用起来人来,跟用牲口一样,陆莺莺这都多久了,还在干活。

“哼,你才是黑人呢。”陆莺莺气得又锤到我一拳头,“你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我无语的摇头,说:“什么这壶那壶的,你的领导怎么回事,这都八点多了吧,怎么还让你在这里执勤,我要去投诉他。”

章节目录

爱如潮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星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火并收藏爱如潮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