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句话把我和韩锦绣碰到了一个大红脸。

韩锦绣把木勺一放,娇羞仰怒的冲我喊:“刘正,你的脑袋瓜子里面都在想着什么!”

我尴尬的不能自已,只好低着头,什么话都不敢说,我知道这种时候说多错多,还不如不说。

气氛一时间更加的尴尬,韩二姐应该是还没有起床,房间里面,只有我和韩锦绣两个人。

忽然,韩锦绣的手抚摸在我的额头上,她低声的说:“上一次你给我催乳是什么时候了?”

我愣愣的说:“那不就是韩宝佳作乱哪一次吗,我帮你催乳,然后你出去了,再然后,你就赢了。”

“对。”

韩锦绣笑着说:“要不,你再帮我催乳一次吧,最近胸口感觉非常的饱胀,好像又有点乳汁淤积的样子了。”

“好,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

一不小心,我阿正,再次当了催乳师。

从韩锦绣家里出来,我成功的借到了韩锦绣派出的人马,他们会直接去奉贤区北边的边界集合,而我只要带一个人过去就行了。

不过出了门之后,我还是给陈雁秋打了一个电话。

“陈姐,我今天早上刚刚去找了韩锦绣,她已经同意了和你见面,我想,你们两个人什么时候能够抽出一个共同的时间?”我笑着问。

谁知道,陈雁秋在电话那一边竟然非常悠闲的说:“这个就不用你再操心了,你作为中间人,话都已经带到了,那么剩下的事情就是我和韩锦绣两个人自己谈了。”

“啥,不是,这不是卸磨杀驴吗?”我有些无语,虽说心里面并没有对这样的会晤产生太大的期望,可我刚帮你们两个人拉线搭桥,你们来人马上过河拆桥的,把我扔到了一边,这合适吗?

“有什么合适不合适的,你是我弟弟,你还计较这么多,好了,快点去办你的事情吧,我还要和韩女士交谈呢。”

啪,陈雁秋竟然把我电话给挂了。

我气得直跳脚,你说这果然还不如不是一家人呢,不是一家人,也不会过河拆桥拆得这么快。

气完了,我掏出烟抽了一根,舒缓一下心情,我打车去了奉贤区。

路上,我特意又给陆莺莺打了个电话。

“你现在有空吗,你有没有比较熟悉的人手,可以跟着你一起出动的。”我问着陆莺莺,目前最好的办法,当然是让陆莺莺带着她能够信得过的人,一起过来,把雷龙抓回去。

“额,没有。”陆莺莺回答的也非常的干脆。

我最里面的烟都掉在了地上,我有些失态的问:“你就没有比较能够信任的师兄,师姐,或者别的师傅啊什么的。”

“都没有,和我关系不错的还是有,但是,但是我觉得他们都不是很信任我。”陆莺莺又非常诚实的回答了她现在的处境。

我有点尴尬。

如果这样了,让陆莺莺自己一个人过来,似乎又显得十分地奇怪。

想想一个娇嫩的小姑娘,忽然跑回来说,我把奉化区最大的黑帮头子一网打尽,包括雷龙都被我制服了,这事情不是很奇怪吗?

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一群天天作恶的暴徒,他竟然能够被你一个小姑娘打倒?

这世界是怎么了?

很明显,这种事情也不可能。

公家人那边,就算是陆莺莺背后的靠山再稳当,那也很难不会去分润这笔战功。

所以想来想去,我对对陆莺莺说:“一会儿我给你信号,你就去告诉你的领导,说你的线人提供了一条消息,说奉贤区的雷龙非法禁锢人口,压榨利益,现在已经被人推翻了。”

“可是,这样功劳不还是成了别人的吗?”陆莺莺还是有点不服气,她说:“如果我有更多的人,我也不会像现在这么多苦受。”

我开解她说:“你想啊,如果你在局子里面直接说这个,你觉得有人会相信吗?”

章节目录

爱如潮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星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火并收藏爱如潮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