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突然意识到,我好像搞错了一件事,那就是,安庆帮义社,和现在的衙门里面的人,好像并不是能够尿到一个壶里的。

我先是请安庆帮义社出人,帮我解决了雷龙,但我同时又喊来了衙门里的人,这火星撞地球,这可怎么办?

我当机立断,对罗焕章说:“罗队长,呵呵,为了能够完美的搞定这个人贩子,所以我动用了一些我个人的私人关系,也麻烦您今天当做没有看见,我们都互相安好。”

罗焕章有些惊讶的看着后面走过来的一群人。

他也是在这个系统里面混了至少十年了,一直都在吴松市里面起起伏伏,升迁调任,看灰色地带的人,他一眼就能够看出来到底是哪个帮派。

而眼前的这些人所属的帮派,自然是不言而喻,安庆帮义社。

“你竟然请得起安庆帮义社的人,罗某佩服,今天的事情,我们各自结果,毕竟各位也算是见义勇为的好市民。”罗焕章这个人,打起交道来,就是比陆莺莺好得多,不断话好说,而且也好听。

不过唯一让我感觉到奇怪的是,既然罗焕章和陆莺莺是堂兄妹,那么为什么两个人的姓氏不一样呢?

但是当面问别人的姓氏来源是非常没有礼貌的,尤其是涉及到的兄妹姓氏不同的问题,说不定一不小心就触及到了关于男人尊严的事情,比如上门女婿,或者爹妈离异。

男人宁愿吃各种损招,也不愿意败坏自己的名誉,不愿意被触及到心中最深处的伤口,这一问,可能就问这事儿了。

阿侬看到了这边站着有几个衙门里的人,她也没有很吃惊,而是走到我的身边,低声说:“刘先生,雷龙已经抓到了。”

我回过头,看着被打的浑身是血的雷龙,淡淡的笑着说:“雷先生,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你当初想着盘剥别人的血汗钱作恶,今天就不要觉得自己被抓,会觉得冤枉。”

“好,算你们厉害,你能够抓到我在哪。”

雷龙看着我们,恶狠狠的呲着牙,显然他是不服气的,也不知道他一个到处钻洞,东躲西藏的地老鼠,有什么资格来嘲笑我们抓到他。

忽然,雷龙看到了,站在人群最后面的徐慧敏,他猛然大怒道:“好你个程水芸,就是你在背后告我的密是吧,真得是有胆子啦,你等着,这次等蔡哥把我捞出去之后,老子绝对会让你体会到什么叫做后悔。”

啪!

我又不是木头,你敢当着我的面威胁我想保的人,你是不是把我想的太简单了。

我淡淡的看着被踹翻在地的雷龙,冷淡地说:“雷先生,不要把自己当做太有面子,我甚至都没有听说过有一个姓蔡的人能在吴松市呼风唤雨,我倒要看看是谁能够把你给保出来?”

雷龙似乎也明白自己遇到了硬刀子,他在吴松市混迹了十几年,他也看出了收拾自己的这些人,并不是一般的帮众,而都是来自安庆帮的高手,他呲着牙,吐了口血,微笑的冲我说:“你这个死瞎子,你有没有听说过蔡哥的名字并不重要,只要蔡哥能够把我捞出去就行了,不信我们可以打一个赌。”

“打什么赌,你还有什么能跟我赌的。”我笑着看着已经被抓,在事实上达到了一无所有的雷龙。

他还能拿得出来什么东西给我赌斗呢。

总不能要跟我说,他要把他的酒吧卖给我吧。

我还不信这小子能在这边买的下酒吧了。

吴松市的地价就算是最低价的边角料,那也得好几万一平,尤其是商业区,那简直比寸土寸金还要贵,那甚至就是寸土寸钻石。

“哼,我赌命行了吧,咱们赌命,我要是赢了,你把那个女人赔给我,你要是赢了,我把我的命赔给你。”雷龙恶狠狠的看着我,嘴角上扬,所以我已经看到了我答应的局面。

章节目录

爱如潮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星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火并收藏爱如潮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