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崇斌?

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人,所以我就问徐慧敏:“范崇斌这个人到底是谁,你和他又是怎么认识的,不对,你们三个人之间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首先我要把这个事情弄明白。”

的确,我发现,我很少问及沈木莹私人生活方面的问题,可能是因为第一次催乳的时候,沈木莹就对她家里的事情比较掩饰,毕竟她怎么也算是结了婚又离婚的女人,我也不过问太多。

现在问题来了,我竟然对沈木莹身边的人一无所知,如果我能够略知一二的话,我就没必要,中间浪费这么多的时间,在刘楚媛身上连续吃亏。

没错,为了找到沈木莹,我连续在刘楚媛身上栽了两次坑,简直就是倒霉之际的典范。

这是在码头里面帮助刘楚媛抢救她的货物,差点被雷管炸了,然后去丽光高级会所,帮刘楚媛安稳她那群居心叵测,暗流涌动的闺女,肯定也被那些女人纷纷惦记住了,结果到最后,就得来一个人已经被抢走的结果。

我不服。

徐慧敏叹了口气,她瘫坐在地上,无奈的说:“我其实,之前只是沈木莹的一个邻居,那个时候,我还在吴江区卖酒,后来因为被本地的帮派驱逐,我左拐右拐,还是沈木莹帮了我,暂时收留了我一段时间,从那以后,我就把沈木莹认作是我唯一的朋友,而范崇斌,则是沈木莹之前的丈夫。”

“好嘛,真是来劲儿了,都离婚了,还要再跑回来骚扰前妻,现在更是和黑社会混在了一起,他可真是一个好人哪。”我冷笑着吐槽。

我没有记错的话,这个范崇斌,应该是吴松市的本地人,说起来也算是一个拆二代,分手的时候,把房子和车都留给沈木莹了。

但现在居然有黑社会混杂在一起,这不由让我想起了全国各地都有的传闻。

拆二代,是最容易跌落赌局陷阱的人,千万家产,很容易一个骰子,被一扫而空。

“张警官,你去查一下这个名叫范崇斌的人的底细,半小时之内,我们要了解到他最近所有的境况。”罗焕章点头让自己的属下去调查范崇斌的消息。

他还安慰我说:“没事的,这个范崇斌,既然并不是一个长期在社会底层厮混的人,那么他的动态应该是很确凿无疑的,想查肯定能够查得到。”

“但愿如此吧。”

我握着手,心里面百感交集。

这个世道就是这么的傻逼,好人,你就算是再努力再奋斗,也很容易因为一点点的小错误,而亏得一毛不剩,反倒是可以丢下良心的人,只要愿意丢弃自己的良心,再怎么样都能混得挺不错。

反正可以坑的是别人,被坑的又不是自己。

我对徐慧敏说:“你之前是不是已经被雇佣了,我的意思是,有人让你来接触沈木莹,对不对,跟我说实话。”

我一直都在怀疑,沈木莹被接触的事情,到底是谁首先让沈木莹被那群吃人不吐骨头的家伙发现,又是谁在其中努力的推手,想把单纯的沈木莹推倒进深渊里,从此永世不得超生呢。

这里的至少有两个人有嫌疑,那就是范崇斌,和徐慧敏,而两个有嫌疑的人里面,至少有一个人,是绝对的,跟那些人有联系的。

“你们两个人之间,一定有一个人背叛了沈木莹。”我一口咬定。

徐慧敏看着我冰冷的眼神,她忽然说:“不过我说我一年前就已经改邪归正了,你相信我吗?”

“信,为什么不信。”我承认,徐慧敏在这一段时间里的反应,许多都不像是能够装出来的,真情流露,是一种非常困难的事情。

徐慧敏在尽力的掩饰沈木莹,保护沈木莹,甚至在沈木莹消失的时候直接哭了出来,这都说明,徐慧敏至少对沈木莹,是会说真话的人,是真心当做朋友的。

“那就好,一年前,我手里面特别的缺钱,我那天被债主追得实在是跑不了了,我就偷偷的跑到了沈木莹的家里,拿了她的一个项链,我想,偷她一个项链抵债,她应该没有发现吧,结果我刚刚把项链抵押给那个人,沈木莹就来找我了。”

章节目录

爱如潮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星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火并收藏爱如潮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