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你他妈的乱说话,给老子闭嘴。”

砰。

我走过去就是几脚踹上去,姓雷的马上就老实了很多。

“我就不信那个姓蔡的有这么厉害,我想把人拉出来,还没有失败过。”我恶狠狠的说着,对罗焕章说:“来,咱们继续。”

罗焕章显然也不怎么反对我虐待罪犯,他对我说:“范崇斌,是吴松市,江东新区人,早年因为拆迁的时候,家里面赚了一笔大钱,还有很多房子,据说一开始过得很豪爽,做事大手大脚的,但凡有朋友亲戚需要帮助,他一定会伸手帮忙,后来就在当地的一家普通药店里面当了助理医生。”

“然后就和沈木莹结婚了?”我奇怪的问。

“没错,数据上显示,范崇斌从小就患有一种特别怪异的病,就是没有办法分开男女性状,这就意味着,他成年之后,身体的器官长得有点畸形,就算做了手术,摘除了女性器官,他也仍然,有生育上的问题,所以范崇斌选择了试管婴儿。”罗焕章对我说。

“好恶心啊这个人。”陆莺莺捂住了鼻子。

这傻丫头,做人还挺保守的,不过因为身体上的差异而歧视他人,并不是一个文明人该有的东西,但是在范崇斌这种烂人身上,我很鼓励这种歧视。

这小子活该被别人给歧视。

“反正,孩子出生之后,范崇斌和沈木莹就协议已宣布离婚,因为孩子归自己,范崇斌就并没有收回房子和车的意思,故而,沈木莹的生活一直过得挺不错的,而范崇斌在离婚之后,却显得没有那么的好过。”罗焕章说到这里,我其实已经猜到了接下来差不多的剧情。

我对罗焕章说:“让我猜一下,范崇斌是不是在离婚之后又遇上了什么狐朋狗友,然后没日没夜的去酒吧里面消遣,最后钱不是花带的白粉上,就是亏在了赌桌上。”

罗焕章哈哈一笑,他说:“你说的基本上全对,范崇斌在赌桌上认识了一个朋友,叫黄子安,外号黄疤子,这个人带着范崇斌玩遍了所有的地下赌场,把范崇斌的钱都亏得差不多之后,黄疤子故意的鼓动范崇斌,把他的老婆孩子拿出来也卖了去翻本。”

“果然是这样,真是卑鄙无耻,哼,家里面还是拆迁户呢,拆迁户也抵不过这样的败家子儿啊。”阿侬都开始感慨了,由此可见,这个人玩得有多恶心。

我随即想到,这个黄疤子,我怎么越听越感觉有点熟悉,叫黄子安,我应该认识一个姓黄的,外号叫疤子的人。

我突然对这个叫黄疤子的人感了兴趣。

我随即问罗焕章:“能不能帮我调查一下这个叫黄子安的人,以前是不是也是在监狱或者看守所里面蹲过,而且是帮派分子。”

“我看一下。”

罗焕章回去稍微查了一下,然后对我说:“没错,他之前,你能说很早之前就是在你们安庆帮义社旗下里面打工的小马仔。”

我对此呵呵一笑,我对罗焕章说:“你要是在在门口看到这个孙子,你绝对要离他远一点,这混蛋心里面到处都是诡计,最喜欢的就是到处撒谎去骗人。”

“哦,你认识他?”罗焕章的眉毛一挑,更加的兴奋了,如果这次的大案子能够从头到尾全都破掉,别的不说,他终于可以摆脱掉这个不尴不尬的临时队长的身份了。

“认识,之前还在吴江区行骗,他虽然早年就已经被驱赶出了安庆帮,但照样借的安庆帮的幌子,到处去收买小弟,强收保护费,在被我识破之前,他已经占领了两个街区了,不过还好,我随后就把他干出了江湖。”我我有些回忆的说。

我还记得,我那个时候之所以这样,还是因为马晓诺,马姐和她丈夫闹内讧,她要回老家,最后我们两个人在床上,差点就天雷勾动地火,只可惜最后还是嫂子十分强势的打断了我们之间的情意交流,为了那一次,可是我非常接近打破人生记录的一次。

尽管如此,后来在飞机场的时候,那个小的照相亭子里,马姐还是给了我最大的温柔。

所以,我对这个叫黄疤子的人,还是很有印象的,如果不是他又欠打又欠揍,我怎么会和马姐关系好的那么快呢。

章节目录

爱如潮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星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火并收藏爱如潮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