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来了,当然要贼不走空。

包括赌场的老板在内,一共七十多个赌客,非常倒霉的因为黄子安,一起成了阶下囚。

如此具有轰动性的一刻,马上在这条街上引发了大新闻,而我则站在路边满口胡诌的说:“我们来这里只是为了追捕一个逃犯,一个帮派分子,一个罪大恶极的黑帮,只是没有想到,这地方竟然还有一个赌场,本着为人民负责的原则,我们顺手捣毁了这个赌场,但各位乡亲父老,请放心,我们的目标从来没有扩大化,我也不认为这条街上,会有那么多的赌场,所以大家各自安心,回家回家。”

我不知道正规的话术是怎么说的,但是我觉得,没有必要搞什么扩大化,有些烂人他想赌钱,想给别人送钱,就让他狗日的去吧,把家产财产都败光了,他才会醒悟自己赌钱的日子里是有多么的混账。

如此长串的大队伍,当然让罗焕章马上给我打个电话。

“你在那边惹起的东西可真的不少啊,这才刚刚抓完人,我这边的电话都快被打爆了,我的心里很苦呀。”罗焕章在电话那边苦笑的说。

我才不傻的,他话里话外,遮掩不住的得意,早就说明了,他现在的心情十分的愉悦。

“哭,那你现在给我哭一个看看。”我笑着开玩笑。

“别打趣了,你到底抓了多少个。”罗焕章笑着问我。

我说:“七十多个吧,加上赌场老板和黄子安。”

“那赌资呢。”罗焕章又问。

我没看,那仓库里面全都是人民币,有的钱甚至因为放的时间太长,而显得有点腐烂了,由此可见,这家赌场绝非是一日之寒,甚至比冰冻三尺还要让人感觉意味深长。

所以我说:“我也不知道具体有多少钱,但反正叠起来,是能把好几辆车塞的满满吧。”

罗焕章说:“你把人还有钱,全都带到吴江区的衙门那边吧,我就在那等你,记得从后门进来。”

我也不是贪恋功劳的人,罗焕章既然想要这份功劳,那我就给他。

至于这份赌资嘛,肯定是要返还给受害人家属的,这些学会了赌博的人,整日整夜的泡在赌博场所里面,花的都是家里的钱,伤害的都是自己的亲人,我再没脸没皮,也不会对这笔钱感兴趣。

很快,我们从后门完成了人员和钱的交接。

罗焕章容貌焕发的对我说:“走,咱们去审讯室,好好的审一审黄子安。”

“嗯,走吧。”

我,阿侬跟着罗焕章在一般不允许外人进出的地方走动着,然后来到一家布置隐秘的审讯室,这里应该就是外面通常说的密室了,专门用来对付那些意志坚定的罪犯,在不允许体罚的情况下,实际上针对罪犯,让他们开口的方式有很多,而且大部分都比殴打,屈打成招有用。

“黄子安,不要在这里狡辩了,你这两个月的犯罪事实,证据确凿,在赌场里面赌博,偷窃汽车倒卖,当赌博的托儿去骗人钱财,黄子安,真不知道你每年都哪来那么多的劲儿去坑人,你的良心不会痛吗?”屋子里面,公家人愤怒的咆哮着。

罗焕章进来看了一下数字,对我说:“七十多个人,赌资近一点二个亿,而且还有一个最关键的事情,这家赌场的幕后控制人,也姓蔡。”

我明白了。

怪不得这个黄子安一直都在这家赌场里面活动呢,感觉人家本来就是一个狗托,专门用来坑人的。

这家赌场就是那个姓蔡的人开办,控制的,目的恐怕当然是为了聚敛钱财,甚至是为了,洗掉黑钱。

黄子安还在里面不停的狡辩:“各位大爷呀,我黄子安就是一个本本分分的农民,有事没事抽两口烟,下地了到街里面闲逛难道不是人之常情吗?”

章节目录

爱如潮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星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火并收藏爱如潮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