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你屁话多,什么师夷长技以制夷,这是夷吗,这是同胞。”罗焕章笑骂审讯小哥,还给了他一脑袋瓜子。

而那边的黄子安一看到我出现,马上就打定主意,不再反抗,他抱怨的说:“如果早知道是刘哥你,你给我打个电话,我什么事情不都说出来了吗,何必这样再把我抓起来呢,牢饭很难吃啊。”

我敲敲桌子,淡淡的说:“闭嘴,牢饭不花钱,也能帮你减减肥,好了,现在给我把所有的事情都讲清楚,过几个月会放你走的,不要让我再想重现前几个月的事情一样,送你进医院。”

黄子安马上说:“您说,您问什么我说什么。”

我示意旁边的人开始准备记录这次审讯,然后沉声问:“你这几个月都在干什么,不要告诉我你在马路牙子上扶老奶奶。”

“是是,我这边呢,那个,手头稍微有点紧,所以蔡大爷招揽我到赌场上当托的时候,我二话不说就答应了,啊不,是码头蔡三,码头蔡三这个阴险的小人啊,他抓着我,非要让我去他的赌场上当托,我不去都不行。”

黄子安不愧是一个深谙话术的人,还真的会偷换概念,刚开始还暴露了自己主动当托的事实,然后马上就改口变成了码头蔡三逼着他去当托,真是不要太药店碧莲。

我敲敲桌子,继续的问:“码头蔡三是什么人,如实招来。”

黄子安的脸上明显出现了,不敢答应的表情,他惊惧的看看我,好像怕我马上揍他,似乎又因为码头蔡三的淫威,所以又不敢跟他说出来。

我看黄子安还是一副执迷不悟的样子,就敲着桌子警告这孙子:“我不希望你在背后跟我耍花招,黄子安,你应该已经看到了,这个屋子里面是没有摄像头的,而且从后门一直到隔壁的市医院,也是没有摄像头的,我完全可以先帮你打成浑身粉碎性骨折,然后再把你送到医院养好,养好之后再打成粉碎性骨折,然后你就可以下半辈子都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了。”

“不要,别,刘大爷,你是我大爷行吧,我求你了,你为什么我全都说呀。”黄子安终于害怕了,他赶忙答应。

“那啥,我能吸根烟吧,让我吸根烟,我好说话。”黄子安舔着脸讨要烟草,倒也不是不给。

罗焕章亲自进门给他孙子点上一根烟,然后干脆站在旁边不动了。

黄子安有些尴尬的看着罗焕章,再看着玻璃窗口的我,他沮丧的说:“码头蔡三,是最近两年才刚刚牛逼起来的一个人,原先那个人,是老槽帮的人,在码头工人里面影响很大,做事都还有点规矩,可码头蔡三一来,什么规矩都变了,码头蔡三他只要钱,他给每一个分管的片区都规定了一个人要上供多少钱,特别得多。”

“那就是大黑帮喽,记下来,下次打的时候,我多报一点赏钱。”我笑着让罗焕章多拿出点赏金来。

罗焕章听了好笑的说:“你可别扯淡了,别说是给你们的赏金了,我们现在连内部的工资都快发不起了,你要是能把码头蔡三的家产给撸出来,那都是你的,我们这儿地小衙门矮,可惹不起你这个饕餮的胃。”

“滚,我是一个正直的五好青年,哪里是什么饕餮的胃。”

看旁边写记录的兄弟写完了,我继续问黄子安:“那好,在商南大道的赌场又是怎么一回事。”

黄子安兴许是刚刚就已经交代出来,所以现在也不再扭捏,他直说:“商南大道的事情二位都不要介入太深,这里面的水实在是深不可测,就连码头蔡三,也是强撑着,才在里面找到了一块小地方,开起了场子,而且生意也不怎么样。”

“赌资都上亿了还不怎么样,那商南大道其他的赌场里面,难道都是几秒钟几十亿的买卖吗?”罗焕章有点失态的说。

章节目录

爱如潮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星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火并收藏爱如潮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