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范崇斌他自己说的,要把他的前妻抵押在里面,他脑袋没病吧?”我十分惊讶的看着黄子安。

你要说抵押一个房子,抵押一辆车,大家都也司空见惯了,但是把自己的前妻都抵押进去,就为了拿到一笔赌金,这个范崇斌的脑袋恐怕已经疯魔了吧。

“赌博就是如此的有危害,要不然干嘛要说黄赌毒呢。”罗焕章啧啧称奇的看着已经尿到裤裆的黄子安。

而我随后问:“那之后发生的事情呢,到底为什么,沈木莹会突然辞职,这些事情都是谁安排的?”

黄子安很颓然的说:“范崇斌提出要把他的前妻当成押金,这种现在早就不流行的抵押方法,当铺那边肯定要问问上面的意思,然后那个叫沈木莹的女人的照片,就流到了蔡三的手上,蔡三这个人贪财好色,就对这个女人起了色心,他指示当铺的人,以贰拾万元的价格,买下了这个女人,还是死当。”

“二十万块,还死当,这就把人给卖了,跟老子他妈简直是被驴给踢成驴脑袋了!”我气呼呼的站起来摔了椅子。

二十万,我干十个月就是二十万呢。

不对,我干十个月,基础工资是二十万,我还要问诊费三百块的固定抽成,药物的固定抽成,福利,全勤和津贴,零零总的加起来,我干十个月,挣三十万没有问题。

如果标价仅仅三十万块钱,就能过把沈木莹买回家,我二话不说,马上掏出钱买双份的。

“是啊,我也觉得这个人脑子跟傻了一样,可他偏偏就是答应了,那又没有办法,之后蔡三命令她的亲信,一个叫程水芸的女人,去把沈木莹骗回来,可不知道为什么,程水芸先是隐瞒了几天,然后又突然带的人消失不见了,蔡三很生气,布置了很多人在吴松市的地界上搜索程水芸,今天好像刚抓到,别的我就不知道了。”黄子安我终于把最后一段事情给交代了出来。

两方相互对照,我才终于确认,程水芸终于良心发现,在最后的关头,把沈木莹带出了险境。

我站起身对罗焕章点点头,然后问黄子安,“最后一个问题,蔡三应该会把人藏在哪里,告诉我一个你觉得可能的地方,你蹲大牢的时间可以减半。”

黄子安眼前一亮,他搜肠刮肚的猜测着,想来想去,他最后有些犹豫的说:“蔡三这个人非常的惜命,他弄到手的房子,却从来不去住,在岸上有赌场,他也极少回来照看生意,平常如果没有什么事儿的话,他全都会在李家汇码头上管理自己的地盘。”

还有这种事情。

我微皱眉头,对旁边记录的小哥打了个招呼和罗焕章一起出了门。

“你觉得怎么办,我们是收拾蔡三,还是继续铺开人手搜索,先把人救出来再说。”罗焕章问我,看得出来,他心里面也是七上八下的,即害怕出事,又害怕惹事。

我心里烦躁,忽然,我想起了什么,推门再次进去。

我抓着黄子安的脖子,凶狠的问:“我问你,蔡三是不是聚集了很多以前的下岗工人?”

“对对没错,蔡三他自己本来也是以前的下岗工人,他是肉联厂的。”黄子安艰难的说。

曾经也有一个心理学家提出过这样一个假设,就是在什么样的状态里,人们才会说出最真实的话。

最后经过许多人的验证,提出一个设想,在濒临死亡之时,尤其是在死亡缺氧的时候,人是不会说假话的。

我就是掐着黄子安的脖子,然后冷怒的说:“那码头上最近发生了两起火灾事故,是不是也是蔡三故意制造的?”

“没错没错,我求你把我放下来吧,蔡三他不知道在外省哪里找到的走私渠道,一直在收拾一些东西,他人又在码头上,只要有别人家的东西和他一样,他就会去故意焚烧,摧毁掉那些集装箱,好像自己家的走私物品可以轻松行销附近,哦对了,他跟一个叫李老八的人关系特别好,他经常在李老八那里拿货。”

砰,我把已经快要翻白眼的黄子安扔在了地上。

“走吧,罗兄,看来咱们的事情又多了一点。”我淡淡的说。

罗焕章有点后怕的缩脖子,“这件事情我恐怕不能给你太多帮助了,要动这种手,需要打报告,写申请。”

“没事儿,我一开始也没有想通你这边解决问题,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这个事情你要上报,至少也得等到过了今天晚上才能上报。”我对罗焕章说。

章节目录

爱如潮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星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火并收藏爱如潮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