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记得,马晓诺在管理工地的资金的时候经常说,咱胆子不大,能安安稳稳的把这一段生意做完就不错了。

那几年算是房地产行业的黄金时段,那几年我也见识了中国房地产行业最疯狂的世代。

我犹然记得,像长三角,几乎是只要有一块地,马上就能立地发财,立地暴富,城1里面的人忙着拆迁,集资盖大楼,城郊村里的,也开始琢磨着自己家的一亩三分地,能改出多少个房间。

最汹涌的时候,整个社会都在讨论,今天去哪里看地,去哪里买房。

那些做生意的,只要说这有一块地的地皮,就该马上直接开营业厅,然后集资买房,当买房的钱到手之后,他们再去盖大楼,大楼一年没盖完,车就已经从奥拓换成了奥迪。

就那几年,马晓诺都说她根本不敢扩张生意,因为这生意变动实在是太大了,她说许多人都说步子迈得太大,稍微一动就扯到了蛋。

确实,当我离开工地的时候,那一年已经是房地产行业由盛转衰的一年,全国上下许许多多的微型房地产商因为楼市的突然暴动而崩塌,只有那些真正有资本,有管理的大公司,才靠着深厚的内力扎下脚跟,短暂的稳住了身体。

不过尽管如此,那些在房地产公司也在考虑转型,要么就是一条道走到黑。

前者嘛,就好像粤省的那个叫恒大的企业,从房地产,一路不停的转弯,到现在还活得好好的,后者的典型代表就是碧桂园,听说最近因为用料越来越简陋,造成房屋垮塌,目前正在接受调查,而且公司负债竟然高达九千多亿,简直就是作死。

碧桂园的教训忽然提醒我,如果我一条道走到黑的话,说不定跟他是一个悲惨结局。

“你今天到底在想什么,怎么看起来总像是丢了神儿一样?”阿侬奇怪的看着我。

我连忙摆手,笑着示意说:“其实刚刚只是在想,不能一条道走到黑。”

“不能一条道走到黑,你有别的想法吗,潜入那个仓库。”阿侬却眼前一亮,她好像怀疑我刚刚在想如何进去的办法。

我现在是百口莫辩,我要是说我刚刚在无聊的走了神儿,那阿侬不得打死我,这么关键的时候,作为主持人的我竟然走神了。

我顾左右而言他,偷偷的看过去那个仓库,想着进入到办法。

突然,我发现那个仓库顶上,竟然悬挂着一个铁坨子!

我再往上一看,可不正好,一家塔吊的钓头竟然在公司最核心的一群人聚会的地方上空,万一这个塔吊突然失控,那几十上百斤的贴果子大个头落下,那个敢这么停塔吊的人,你真的是一个神人。

塔吊和他们这些码头工好像还不是一个等级,听说塔吊是由专业公司来负责保养维修,就连塔吊上的人也都是有背景的。

“有了,我们从塔吊那里,操控塔吊失控,把大吊钩砸下去,开一个天窗如何?”我突发奇想。

对啊,砸开一个口子,不就可以了。

“你傻啊,你这样不就把我们都暴露了吗?”阿侬气急。

我才意识到,原来去救一个人,不是你想的,叫几十个人,就能杀进去,把他当鸡仔按着暴打的。

我不由停住脚,示意后面的人全都隐藏起来,然后问阿侬:“我问你一个事情,码头蔡三,和你们相比如何?”

章节目录

爱如潮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星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火并收藏爱如潮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