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主意其实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声东击西,那也是老祖宗传玩的把戏。

但是我觉得,老祖宗也说过,要因时制宜因地制宜,我看到了塔吊,我能想到声东击西,那就可以了,再多计划点什么花里胡哨的东西,那就是在自己找死。

再说我也没那个脑子。

看大强麻利的身手,稍微跳了几下,就在复杂的码头区里面,消失的身影,我就忍不住想起了我刚刚的猜测。

这几十个人,韩锦绣轻轻松松就能拿的出手,说明她在吴松市依然还是最排头的势力,手下精兵强将无数。

但是毕竟安庆帮是个老爷子车,老爷的车开时间长了,总会有各种各样的毛病,李老八是个笨手笨脚的肌肉车,虽然长得丑,但是跑得快,身上的负担少。

简单来说,韩锦绣是一直在做减法,势力在不断地倒退,而李老八也不知道是靠着谁的跟脚,一直在做加法,世界在不断的膨胀。

我不记得李老八后来怎么跟余杭市的韩博宇交代了,但是看李老八最近仍然风头大盛的样子,可能余杭的韩博宇那边,他也给出了一个能够让对方接受的赔偿,说不定又是一个大忽悠,忽悠着韩博宇继续的去盖酒店大楼呢。

“走吧。”阿侬拿起热成像仪一看,低声说:“从这里过去,到四号仓库这段路内,三分钟内没有人能发现,我们现在就走,躲到四号仓库。”

阿侬拉着我们往前走,到了这个阶段,我就不是指挥官了,阿侬才是。

人家是自家人嘛,我虽然挂了一个自家人的名字,但我又不在安庆帮内部工作,论起指挥,肯定不会那么的信任我,我要是把人都带去送死,或者我指挥不到,丢了面子,韩锦绣也不会饶过我。

尽管我刚刚摸过她的那个。

我伸出手,仿佛见还是闻到我手上的奶香。

“嘎啦嘎啦。”

空气里隐约传来的塔吊挪动时,钢丝摩擦的声音。

我和阿侬不约而同的抬起头,看到那个塔吊忽然好像钢丝断了似的,突然砸在了十六号仓库旁边的仓库里。

巨大的震动声让附近大量的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了过去,能看到许多人突然从隐秘的黑暗里跑了出来,拔腿冲向了隔壁出事的仓库。

别人听不到,我隐约之间甚至听到了有人在喊:“快,粉出事情了!”

粉?

我的大脑要爆炸一样的慌张起来,我靠,不会吧,韩锦绣根本都不敢沾染的生意,码头蔡三他敢,他敢在现在越来越严的风头下做这种事情?

我吃惊的表情让阿侬有些奇怪,她瞪着我说:“你今天到底是怎么了,怎么感觉你总是神神鬼鬼的。”

我看时机来之不易,赶忙说:“回头说,咱们先去救人。”

这边的仓库外墙别看都是钢板,那照样是寻常手段难以打开的钢板,像撞击,硬推是一点儿用处都没有。

好在,阿侬对此还挺有手段的,看得出来,安庆帮也是要在货运上吃饭的势力,阿侬从兜里面掏出了一把特质的钻刀,她沉稳的拉开拉链,除非非常靠近,不然声音就几乎听不到。

一般的链锯,那声音简直是恨不得十里八乡所有人都能够知道你来砍树了。

不只是阿侬,后面几个小弟也纷纷掏出了同款的家伙,简直是瞬间就把一个斗殴现场,变成了工厂车间。

迅速的挖开了四个大孔,阿侬神色沉稳的说:“所有人都进去,里面还有几个保镖,但是都小心了,说不定就有什么敌人。”

我刚准备进去,忽然看到屋子里面出现了摄像头。

我心头一惊,暂时还不能够让码头蔡三知道,到底是谁出手救走了沈木莹。

因为就目前码头照这个架势,我们暂时还没有机会重创码头蔡三,我得找到蔡三的把柄,好好的给他致命一刀才可以。

章节目录

爱如潮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星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火并收藏爱如潮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