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多万?

据说曾经有一份调查,说吴松市作为全中国全世界的经济中心,月入超过一万的男性,仍然只占整个吴松市不到百分之十五。

而我就因为撮合了一场合作,就一年可以空坐着,就拿他近三百万,我一时间都有点反应不过来了,我现在算是超过了多少人?

“我说,你们说给我开的工资水平,在吴松市算是排第几啊?”我傻傻的问,有点找不着调子。

看我傻傻的样子,去而复返的阿侬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别再乱想了,你现在这个收入,怎么着也是整个吴松市前千分之一的水平吧。”

比百分之一更有排面,即便知道这平白无故得来的工资是一剂有点危险的中药,喝了小概率出事,不喝会很后悔,我还是义无反顾的选择了喝下这碗草药。

出事是小概率,但是如果不喝,到时候就遗憾的看着别人升官发财,步步高升了。

“好,我答应了。”

我苦笑的摇摇头,这还真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咱这自称得理智人士,一看到能挣这么多钱,咱也瞬间没了什么自尊自傲的心思。

“我就知道你会答应的。”刘楚媛轻轻一笑,她举起酒杯,对我说:“来,碰个杯吧,接下来一段时间,蔡三的事情就由你来负责了,清理掉蔡三,码头归韩小姐,然后我们会给你准备一份大礼犒劳你哦,本姐姐亲自下场侍奉。”

切,我听到刘楚媛那充满了不明的诱惑的声音,我忍不住翻了翻白眼,姐姐你现在下场,你身体的哪有几根毛我都清楚了,我还需要你下场做什么,除非你愿意张开腿。

我咳嗽了几下,说:“咱是正规的,正气十足的新时代青年,不需要那些花里胡哨的东西,这样,你把钱准备好就行了。”

“噗嗤。”阿侬在一边没忍住,捂着嘴笑个不停。

她忍不住拍打着我的座椅,笑道:“那你这新时代的好青年还真是够纯粹的,一心一意只为钱的新青年,我们是不是应该为你申请一个?吴松市年度十大进步爱钱青年啊。”

我笑了笑,非常实诚的说:“不,你想岔了,我是十大进步青年没错,现在整个社会都是在向钱看,你不能这么把我孤立出来呀,我也只是随大流而已。”

我说的没错,以前的时候,工人不会下岗,每天不用从早上加班到晚上,大家日子过得虽然穷,可没那么爱财势利。

现在全都向钱看,那些跪舔外工人的easygirl,那些崇洋媚外的牧羊犬,那些想要当带路党的公知,他们何尝不是在向钱看,要是外国人破破烂烂,也没有人再花高价买各种跪舔公知去写那些煽动普通人跪舔外国文章,他们还会这样吗,那指定是追着新的有钱人跑啊。

我笑着,其实心里面也在嘲笑自己,我也是个朝钱看的人,只不过咱还是比较有原则的,没有那么贱,去跪舔外国白皮贵子。

“行吧,就算你随大溜。”韩锦绣站起来,拉着我说:“今天晚上你不要去别的地方,你就跟着我在我家里睡吧。”

章节目录

爱如潮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星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火并收藏爱如潮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