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点担心真得是邵树德在背后搞鬼,我马上问瓯菲儿:“不会吧,那我们有没有应急方案?”

瓯菲儿现在好像躺在床上,她一边让女仆帮她敷面膜,一边对我说:“这个事情暂时还只是小规模,还正在跟提供方谈,但是器材提供方提出的要求很过分,要求我们跟他们共享我们客人的资料,这是绝对不能容忍的行为,我们一旦做了,就是直接砸了自己的信誉。”

我心头一紧,这种要求是绝对不可能答应的。

用户的数据是每一个公司的机密,不只是自己需要,养生馆这种专门为高档人士定制的服务场所,一旦发生一点小小的信息泄露,那砸掉的就是整个养生馆的品牌。

这种事情我心里面还是有逼数的,只要是愿意好好谈的公司,他轻易也不会让你开放你的数据库。

这背后的器材提供公司,分明就是为了刁难养生馆!

我沉声说:“那我们有没有退路呢,比如不用他们家的器材,改用其他家的。”

瓯菲儿摇摇头,给了我一个否定的回答:“暂时不可能,在这方面,他们自己就有默契,想卡脖子的话,只要联络的好,不是不可以。”

这个回答让我彻底的明白,如果一个产业被外国人控制是有多麻烦。

我揉了揉额头,对瓯菲儿说:“行,那我回去之后,和叶姐好好的商量一下,我去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哼哼,你最近是越来越嚣张了是吧,都快把自己当成养生馆的老板了,这种事情让叶姐去忙就好了。”瓯菲儿慵懒的说:“我反正啊,不掺和这些大老板们的事情。”

我不由苦笑起来,这位大小姐,日子过得还真是挺惬意的,其实她自己已经看的出来,这是有人在背后故意捣鬼。

但是她也没说太多,毕竟她的工作又不全都是在养生馆,我记得瓯菲儿还是知名的女设计师,服装师和模特,她在美妆部也没有竞争对手,真好。

养生馆毕竟不是瓯菲儿的家,瓯菲儿就算有能力请求她的家长在背后调解,叶姐估计也付不出那个代价。

我说:“好好,有空我陪你去玩,这个事情,我有点眉目,之前遇到了一个人,你放心,肯定能让你开开心心的在养生馆里玩下去。”

“好,你说的啊。”

说着,那边好像有一个中年女士的声音,让瓯菲儿小声的跟我说:“我妈妈过来了,我先挂电话了,拜拜。”

“拜拜。”

和瓯菲儿打完电话,门口轻敲,韩锦绣走了进来。

“你在这里住的还算习惯吧,我按照我的卧室给你建的,毕竟你上次。”

说到这里,韩锦绣自己打造了,在灯光的映衬下,我能看到她的小脸微微发红,甚至她的站姿,居然有一点局促。

“我都在说什么呀。”韩锦绣自嘲的笑笑,她坐在桌旁,问我:“上次我都没有来得及问你,你身体恢复得怎么样了。”

“很好,没什么问题。”我赶忙放下手机,和韩锦绣聊起了天。

其实我发现,我和韩锦绣居然意外的能聊得来,有很多可以聊的话题。

一直聊到了十一点,韩锦绣忽然站起来,听了听窗户外面的声音已经几乎没有了,她才红晕欲滴的对我小声说:“那个,你上次推按之后,它很快的就又充满了,你帮我按一下吧。”

又充满了?

我诧异的看着韩锦绣鼓鼓囊囊的胸口,忍不住咽了一声口水。

在沉寂的夜里,这响亮的口水声,让韩锦绣几欲夺门而出,她站起来,有些反悔的说:“要不,算了吧,我先回去了。”

“不用,没事可以的。”

我赶忙从床上跳了下来。

一晚上,韩锦绣的声音嗯哼呼哧了好一会儿,我才惆怅的自己解决了问题。

看着伊人离去,留下的印痕,我这晚上有点失眠。

————

说实在的,人呢,犯贱,是很经常的事情。

章节目录

爱如潮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星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火并收藏爱如潮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