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黎汉娜越发的生气,我心里面却更加的平静。

黎汉娜怎么会知道那些人在做什么,她一个都市的高端金领,和那些人之间的差距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除非。

我猛然想起来了,黎汉娜在做那种跳舞的直播!

她说不定为了搞刺激,大晚上的跑到仓库里跳舞了!

想到这里,我现在就一阵腻歪。

感情我跑过去救人,你还觉得我是在作死,是在浪荡,而你呢,你是在这里跳艳舞啊!

艳舞那是什么玩意儿,稍微再往下一点点,那就直接可以去**了,都不用过什么认证的。

我一直不喜欢这个东西,但黎汉娜后来也并没有太多的让我发现,所以我居然有点忘了,而想到黎汉娜做艳舞直播,我就又想起来,在余杭市的时候,苏轻烟和我一起打车,居然打到了黎汉娜开的滴滴,呵呵,想来,她也是在抽空赚钱吧。

反正我这一瞬间是越发的不喜欢黎汉娜对我的说教。

自己身上的污点还没有擦干净呢,现在跑出来指责我的不对,咱俩到底谁更干净?

看我毫无解释的念头,黎汉娜直接从兜里拿出了手机,翻开说:“你自己看,昨天晚上你和什么人混在一起,我都纳闷了,刘正,咱俩就算不是好朋友,也算是同事吧,你不值得你和这些人混在一起,有失体面吗,而且你知道码头里面那些人有多凶残吗,你进去到底是为了什么。”

我揉了揉头发,尽管我知道黎汉娜说这话,对我并没有恶意,而且确实是朋友之间的关心比较多,看得出来,她也是一个外冷内热的人。

但是,我是去救人的,我又不是去卖毒的。

我搓了搓手机,忍了好一会儿,才压抑住心中的怒火,说:“我是去救人的,你知道不知道沈木莹昨天晚上就被关了十号码头的十六号仓库,如果我不过去,赶紧把人救出来,指不定就被范崇斌卖了。”

“这样吗?”黎汉娜愕然。

她压根就没有想到过,沈木莹居然是在那个仓库里面被关着。

但她随后就问我:“范崇斌是谁?”

我看她还在抽烟,就随手把烟夺下来,抽了两口,感觉没有什么味道,又扔出了车窗外,然后说:“范崇斌是沈木莹的前夫,厉害吧,吴松市本地拆迁户,结果前段时间被别人勾搭着去赌博,把家里的钱全都输光了,然后把自己的前妻拿出来抵账,你明白吗,我就没有见过这么恶心的人。”

听到沈木莹因为遇到了一个大渣男,才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黎汉娜有些错愕,她问我:“那你为什么会跟那些人搅和在一起,他们可都是黑帮啊,是黑社会混混,你跟他们混在一起,以后别人怎么看?”

我听得心里不舒服。

安庆帮怎么了,韩锦绣怎么了,大家都是在这个社会上讨生活的,我也从来不觉得有人比谁高贵,你说都是给有钱人打工的,那管家是比长工强多少?

我摆手说:“这个事情你就不要再管了,我和他们只是萍水之交,因为一些事情才有了联系的。”

“呵,我可不相信,刘正,我已经说过了,我希望咱们俩之间是以一个好朋友的关系来商讨这件事情的,昨晚上他们都在围着你走,你到底有多深入,我们一起想办法把你从里面拔出来,你以后的未来绝对不在这里,如何?”黎汉娜有些压迫性的问我。

好像在这个女人的意识里,我和那些人混在一起就是一个错误,她貌似是希望我变成一个向上看的人,让我变成一个上流社会的人。

对此,我只有嗤之以鼻。

咱从在工地上混的时候就已经明白了一个道理,是什么出身的人,就是什么人,逃不过的,就算是曹操,当了魏王,还不是被别人骂过一个太监儿子。

咱没想过从一个底层人士逆袭什么上流社会,那些狗眼看人低的家伙,我已经看的太多了。

章节目录

爱如潮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星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火并收藏爱如潮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