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汉娜愕然。

她的小脸上突然之间渗满了汗水,那全都是惊吓出的冷汗。

我看她如此的惊惧,甚至连眼神都失去了焦点,我忍不住冷笑两声,说:“黎汉娜,咱们都是烂人,没差的,我从工地上开始打工,打黑拳赌一顿早饭的时候就知道,这个世界是不会变的,从垃圾堆里出来的,未必不会变成女王,但我知道,那个人不会是你,也不会是我。”

说着,我假装自己是个瞎子,扣开了车锁,就准备推门下车。

忽然,一只手拉住了我的衣角。

我回头一看,黎汉娜就好像是被一颗炸弹击穿了所有的心理防线一样,她眼角都湿润了,甚至忍不住的颤抖,她盯着我,小脸苍白,却又认真的说:“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那次在西宁区四季小区的地下车库吗?”

我看黎汉娜想知道,我就准备跟她好好掰扯一下这件事情,我就不明白了,你一个高级金领,在吴松市都是顶级收入的那种女人,你去做那种下作的生意做什么。

我干脆坐了回来,再把车门扣上,对黎汉娜说:“我在公司楼下都看到了,至于其他人有没有发现,我觉得是没有的,这方面你可以安心,我也不会把这件事情说出去的。”

黎汉娜的小脸微微泛红,大概是羞耻吧。

她的手还在发抖,从皮包里面拿出女士香烟,既然都失败了四次,她好不容易点着香烟,才声音复杂的说:“你看不起我是吧,是,我就是个疯子,自己就是一个最大的烂人,我现在还想着去说教别人。”

听着黎汉娜凄凉的声线,我虽然感觉有些刺耳的拉了拉衣领,不舒服。

车里面的气氛有点冷。

我刚刚其实真的没有想把这件事情捅破的,捅破了,对谁都不是一个好事,可一时嘴快,就把事情给漏了。

想了想,人家做艳舞直播管我什么事情,错不在我,功也不在我,做那个,是人家的自由。

我道歉说:“抱歉,刚刚一时有点控制不住,是我说错嘴了。”

黎汉娜听了我的道歉,她摸了摸自己的兜,从里面拿出了一个小玉佩,塞到了我的手里。

“这是什么?”我捏着玉佩,脸上露出了复杂的神色,玉佩背面写着两行祈福的话,分明就是从寺庙里面求过来的。

“哼,你个不要脸的,连着燕京,牡丹城市的跑,我回了一次是老家,现在在我老家颇有名气的半山寺上给你求了一个玉佩,现在看啊,这是给了一个白眼狼。”

说着,黎汉娜还瞟了我一眼。

我尴尬的笑了笑,然后低声的说:“你以后不要再做那个了,太危险,你要是缺钱的话,我之后会有办法给你的。”

黎汉娜眼神迷离的吐了一口烟气,她忽然说:“你要听我的故事吗?”

“怎么了。”我扭头看向黎汉娜,关于眼前这个神秘的女人背后的故事,我还从来没有听别人说起过,就好像她从来都是白纸一张似的。

好像养生馆里面也没有职员了解黎汉娜的过去。

“嗯,反正全都被你发现了,看光了,我就不掩饰什么了。”

黎汉娜苦笑着说着,眼角流出了一串泪珠,我看到了,没说话,就是抽了两张纸巾送了过去。

黎汉娜有烟瘾,但我从来没有见到她像今天这样,她放平座椅,连续抽了六七根的香烟,然后才对我说:“其实,我家里就是烂人,全都是烂人,我爸是山里的路霸,我妈原来是个卖窑子的,谁给钱都能去,呵呵,确实,我在吴松市这么多年,我以为我已经跟以前扯断联系了,谁知道其实啊,大家都是烂人。”

我摇摇头,看她还要去吸烟,我把她叼在嘴里面的女士烟扯了下来,说:“抽多了对肺不好,别说了,大家大哥也不笑二哥。”

“不,你不一样,你有未来,阿正,你和叶姐关系好,你身家清白,你医术精湛,你长得帅,最重要的是,你是男的,我是女人,你知道作为一个女人,走到现在这个地步,却发现自己前面竖着一道玻璃墙,我是什么感受吗?”黎汉娜的情绪宛如滔滔江河,宣泄起来,她擦着眼泪,忍不住的低声埋怨。

章节目录

爱如潮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星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火并收藏爱如潮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