扭头一看,车窗外面一个人都没有。

我吓了一跳,马上从裤兜里挑出了钥匙扣上的弹簧刀,我故意对黎汉娜说:“你看到人了没有,是谁?”

黎汉娜也紧张起来,她左右一看,咬着牙说:“你放心,我这样说也不是便宜卖的,车的静音效果和防暴能力都很好的,我们这就走。”

我点头同意,也不知道是谁在恶作剧,但既然会特意跑过来敲车门,那肯定不是一般的混混。

我说:“不会是那群砸车强盗吧?”

我手头上可就只有一把弹簧刀,还得假装自己,什么都看不见,这要是打起来,问题是有点大,但也不是没法处理,还在可以控制的范围之内。

如果是正常的时候,我不会这么的紧张,但是昨天晚上刚刚端了蔡三的十六号仓库,还把他的十五号仓库给弄砸了,就算我把各种痕迹都抹了过去,但正如别人说的,多少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做了就肯定会留下马脚,蔡三要是一晚上就能追过来,那只能说明我有点低估他了。

我们两个人正在紧张的时候,后门突然开了!

黎汉娜惊惧的拿起手边的茶杯要砸过去,谁知道后面进来了一个女人。

我一看她的脸,顿时浑身轻松的躺在椅子上,抱怨的说:“不是,你进来的时候能不能打个电话,别搞得这么鬼鬼祟祟的,你怎么开的门?”

“你能看到她?”黎汉娜惊奇的看着我,她看看我再看看后面的人,脸上露出了不高兴的表情,大概是因为这个女人她并不认识,她觉得自己有一种被边缘化的感觉吧。

我正想解释呢,坐在后面的信君脸角扯了扯,说:“不,刘先生的耳朵特别的灵敏,他只要听脚步就能听出来是谁。”

没错,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从后门上车的女人,就是刘楚媛的人,是信君。

我看到信君,就知道我这一招成功了。

刘楚媛会放人的,虽然信君对刘楚媛可以说是忠心耿耿,除了在小部分上有所保留,其他的绝对算是下属的典范,但刘楚媛这个女人,她只在乎自己眼前的利益,为了这个绝对有大前途的合伙公司,我需要信君,刘楚媛就绝对不会吝啬一个人手。

像信君这样的人手,我就不信刘楚媛手里面就她一个。

经营了丽光会所那么多年,刘楚媛招揽几个打手都是寒酸的了。

像刘楚媛这样的,虽然是在社会上层厮混,但本质上和古代的名妓没有什么区别的人,她的安全其实没那么的稳当,想要超越她的人不少,想要做掉她的人也绝对更多。

当然了,刘楚媛年轻的时候可能真得卖过身体,一双玉臂万人枕,一点朱唇万人尝,但后来毕竟已经成名了,就跟古代的名妓一样,开始卖才气了,以刘楚媛的口才和她学到的本事,应付这个肯定很轻松。

这也是所有要走这一行的交际花们要学到的本事。

这不,我记得前段时间非常火的那个电视剧,人民的名义里面,被赵瑞龙控制的那个高小凤,不也是靠着突击补习的万历十五年才捧上位的。

一瞬间,我的大脑里面千回百转,我在思考的是,如何把信君彻底的留在我的手下,而不是像借来的人一样,从刘楚媛那里借过来,没多久就要回去了。

“真的吗?”

黎汉娜看看我,有点不太相信。

但随后,她又有点愤怒的对信君说:“你是怎么上了我的车的,我明明已经把门锁上了。”

信君依然是剪着短发,干净利落的女人模样,她摇了摇手里的钥匙,一个椭圆形的黑色小玩意儿,说:“像这样的解码器,卖的不便宜,但只要你愿意去搞,地下有一堆。”

章节目录

爱如潮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星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火并收藏爱如潮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