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记得是谁曾经说过,女人啊,你的名字叫脆弱。

但其实,女人的真名应该叫做嫉妒,我一直都是这么想的,就算是我嫂子,她也会嫉妒叶紫经常对我动手动脚,有意无意的拨撩。

嫉妒是人的天性,尤其是女人的天性,就算一个女人特别的温柔,好似传说中的,所谓的日本大和抚子似的,但是她心里面真的没有嫉妒吗,不可能啊,她只是没有表现出来罢了。

况且日本女人厉害着呢,老公能挣钱的时候表现得非常温柔,可等老公老了,被开除了,没有办法维持生计的时候,她们就收拾行李,直接把它扔到外面,让老公自觉的滚蛋,这像是温柔的女人应该做的样子吗?

看着杨新月似有似无的,好似挑拨的样子,我心中一笑,瓯菲儿肯定和这女人还有联系呢,就算没有联系,以杨新月现在早就从一线超模里退了下来,已经没有什么好的关系的情况下,她这种这条曲意奉迎的人,跑过去奉承瓯菲儿也是情理之中。

瓯菲儿那女人,虽然说她非常的聪明,但人人都知道奉承别人,一旦拍到了马屁股上,人家笑脸相迎,说的让你舒服的话,你也不自觉的就会接受她的讨喜,瓯菲儿虽然机灵,但是她自傲,自傲的人经常会烦的一个错误,就是对于喜欢逢迎她们的人,都比较心软。

再看杨新月脸上略微的揶揄之色,我十分淡定的说:“菲儿在上班呢,她比我这个懒人勤奋多了,我家里暂时在装修,在公司里新搬了一个房子,这次是来采买一点生活用品,顺道被拖过来的。”

听到我的女朋友,我就算不看也知道,柳如是的表情不会那么的好看,但我更知道,柳如是是一个聪明的女人,她比我更知道什么时候该出头,什么时候该留一手。

果然,柳如是只是在旁边淡定的说:“是啊,今天下午我才刚看到瓯小姐在美妆部里面工作,好像是有一位小姐觉得瓯小姐的技术是最好的,一定要瓯小姐单独为她化妆呢。”

说的很稳妥,而且是在夸赞瓯菲儿,我心里面一阵的欣慰。

其实古代的皇帝有时候喜欢去用太监,和我喜欢柳如是是想通的,这世界上有那么多的不顺心的事情,大家都说忠言逆耳,不就是因为世界太烦了,总有一个人像老妈子一样在你旁边絮絮叨叨,谁受得了?

所以才会喜欢去听好听的话,听舒服的话,日子过得爽啊,没有人在耳朵边上吵了,多好。

看柳如是对答如流,说话几乎没有任何的缺漏,杨新月也收起了搞事的心思,她请我们坐下,淡定的给柳如是介绍起了她店里面的那些优质的内衣。

我一个大老爷们当然是听不下去了,就在我看来,这些衣服没有什么不同,不都是那两片布,顶多就是加了一点纹饰蕾丝,再不着,就是压针的时候多加了几针罢了。

你就再请一个时尚大师过来设计,两块儿布又有多少能够设计的元素。

所以我干脆坐在了一边的咖啡厅里,一边听着手机里面的有声新闻,一边盘算着如何清理掉码头蔡三的势力。

突然一个突然插播的消息,让我感到一阵意外。

“吴松市电视台新闻报道,近日早晨,在李家汇区的城中村附近突然有一位青年溺死在水区之中,经过法医鉴定,该青年系海洛因吸食人员,有过两次戒毒史,目前无业,游手好闲在街市之中,经过法医鉴定显示,该刘姓青年死时已经注射了超过一克的海洛因,突然病发,跌入渠中溺亡,我电视台特此劝诫那些涉足未深的吸毒人员,赶紧戒赌,同时也希望公安干警早日解决该贩毒团伙。”

听着手机里面传来的声音,我不禁陷入了深思。

李家汇区,这不就是码头所在的区域吗,李家汇区怎么说也算是比较接近城中心的区域了,它的城中村肯定都是在南边,接近农田的地方,那里再往南过了农田,就是金山区。

当然现在那些农田几乎都不再种粮食了,现在都是集约化农业,不是种花草,就是种一些值钱的经济作物。

再加上我之前砸毁的十五号仓库破坏掉时,那些看守人员异常的反应,这几乎坐实了我对码头蔡三的猜测,像这种起于社会最底层的人往往都比较寡廉鲜耻,为了挣钱,什么都敢做,别人不敢做的,他也做,他还坐在比别人更绝。

章节目录

爱如潮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星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火并收藏爱如潮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