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少?”我懵了都,一万一?

“一万一啊,你看一次按摩八千块,还有问诊费,服务费,还有我们个人的私人陪伴等费用,一万一也不亏吧,这里面有六成多的钱都要上交给养生馆呢。”李银玲居然还很理直气壮。

就好像我问她为什么这么贵,她竟然还觉得卖便宜了,应该再多挣一点才对,这就让我很难受了,毕竟她亏掉的钱大部分都是我的呀。

想到这个叫余诗曼的,就靠一个,我并不能确定消息来源的消息,就坑了我一万一千块,我顿时觉得好像肉被割掉了一块似的。

“你也不用肉疼啊,你至少能赚三千到四千呢,我和如是就惨了,一次一个人顶多也就三五百块钱,也就勉强够糊口吧。”李银玲抱着胸闷闷不乐的抱怨。

我看着难得的喋喋不休的李银玲笑了,这小丫头,还真是够搞笑的,如果是以前有一个正常人跑过来跟我说,我一两个小时里,服务一个客人,能够挣到四五百块钱,然后这么点,也就只够养家糊口,那我一定要把他暴揍一顿。

老子工地上搬一天的砖,也才三百块钱啊。

之前我上大学的时候,三百块钱在吴松市也可以还不错的活一个星期的,毕竟工地上包吃包住,只要好好干,一个月挣几千块也是正常,可和李银玲她们这收入一比,简直就是被爆出好几条街嘛。

我们这里其实一天有三两个客人就不错了,毕竟这样上万的消费也不是人人都能够消费得起的,吴松市庞大的人口基数下,我一天能有好几个客人,一个月就能有数十上百万的业绩,相对于实际上的消费大头美妆部,护理部还有美容部三大部来说,已经算是很不错的业绩了,这个KPI算到催乳部里,钱唯唯也不用每个月都去陪笑倒数。

“行了吧,你们两个小富婆,一个月也挣的也不比以前的我少了,而且我什么时候能赚三四千啊,你们看清楚,我签的还是原先的那份协议啊,我还是和你们工资大差不差的小医师,就是暂时变成了一个宣传的头牌,看起来很有面子罢了。”我摇头的给自己澄清。

关于收入分成这个事情,燕芬芬和叶紫之前曾经跟我提到过,要给我换一份合同,但是吧,我心想其实之前给来的客人做催乳,做调理,我几乎都没有真的出什么脑力,都是很普通的妇科病,而不普通的无非是这些人她们各自有各自的问题因而没有办法去医院的妇科就诊,我这里顶多算是一个隐形的小诊所,是占了养生馆的便宜做起来的,如果养生馆换一个更好的女医师,结果是不会有多少变化的。

况且我现在又接了陈雁秋和韩锦绣她们的活,准备做自己的公司,虽然是皮包公司,但也是一份可以靠自己的命挣在吴松市闹事买房老婆本的收入,一年能有个上百万的收入,而且还是几乎不用扣税的,换谁都不会拒绝的。

都这样了,我再跟燕芬芬提要求,要求她给我分成,给我什么别的,那不管别人怎么想,我反正觉得自己是个混蛋。

“哪有,我们才挣多少,还有社保和个税要交呢,我们一个月挣的,能有这个刚装修过的房间二十分之一就不错了。”李银玲翻着白眼鄙视我,而柳如是也和这妮子站在了同一条战线,也在旁边抨击我这挣钱越多的地主老财,不懂得民间身心疾苦。

但实际上,我才是标准的民间出身,不管是李银玲还是柳如是,这俩人家庭背景绝对比我好的多,至少都是名牌大学毕业的。

叹了口气,我对这俩人说:“先把场地收拾一下,我们继续吧,下一个预约客人半个小时之后到。”

预约也是有时限的,有的人是一个小时,有的是两个小时,如果客人不多,则自动将客人分配为两个小时预约,而如果客人比较多了,前台客服会联系客人,主动降价,将时间改为一个小时,而如果预约的时间比较多,需要好几个小时,那就得加钱了。

不加钱的人,只有苗青青一个,她就是想从早上画到晚上,我都得脱了衣服配着这位云南姑娘玩到底。

其实说是收拾,主要是把按摩间收拾一下,里面的床铺恢复原样,还有屋子里面的温度,也要调整回室内温度,免得下一个客人感觉这里曾经被上一个客人用过,给我们打差评。

李银玲去收拾房间,柳如是在门外清理咖啡机,我看着我的手机,忽然发现我这边有两个未接电话。

章节目录

爱如潮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星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火并收藏爱如潮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