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问题就比较严重了,常言道夺人钱财,如杀人父母。

在银行系统里面,钱也是一个很重要的事情,天天和钱打交道,人情不自然的,也会冷漠起来。

评选第一,当然是鲜花,掌声,奖金加津贴,还有什么出国游,到处游,但是选个第二,按照我的推测,可能就只有一些口头兑现的福利吧。

基本上所有的公司的评选都是这样一个套路,其目的全都是激励员工努力的加班,好好的给公司创造更好的业绩。

发现我把人家辛辛苦苦准备了好几个月的评选给弄砸了,我很不好意思的说:“额,十分的对不起,这个的确是我的问题,那请问有什么办法能够帮忙补救,就算您刚刚说的什么金融类的,我都可以想办法帮你搞定。”

“不,我只是想通知你,虽然你把我的事情搞砸了,但已经答应你的取消房贷的利息,不会有更改,您按照无息贷款还账就可以了,好了,我还有事情要处理,就不再问你的工作了。”

说完这位叫詹玉裘,在不知不觉这下就被我坑了一下的女经理,马上就想要挂断电话。

从电话里就听得出来,这位女经理对我非常的不满,谁让我把她的业绩搞砸了呢,我猜测可能她们公司有一个综合的评比,如果她能够给我做一个免利息,暂缓还款的业绩工程的话,在面子上能获得不小的加分吧,毕竟西宁区并不是一个业绩很强的区域,天然的底子就薄,在信贷业务上肯定比不过李家汇区这样的商业大区,她能把西宁区做到总评分第二,也算是一个本事吧。

“很抱歉,这是我的责任,我想知道,你们最后的个人评选是在什么时候?”我好奇的问。

“下周一。”

可能是女人真的生气了吧,啪的一下就打电话全都挂了。

我摸了摸额头,最近怎么都是这些虎头蛇尾的事情,搞得我都快神经衰弱了。

这事情我该怎么补偿詹玉裘呢,人家不但在得知车祸发生的情况时没有催着房贷,反而还主动拖延了好几个月的房贷,甚至还提出要免息帮助我们,结果我把这事捅漏了,影响了她的第一业绩评价,这可真是天意弄人。

我估计我现在就算是马上赶到西宁区建行分部,估计也是不行了。

各路媒体炒了一个新闻,是需要时间的,而且他们的日程表上有提前的安排,各式各样的炒作都是循序渐进,并非在网上看到的突然爆发,詹玉裘上周末应该已经联系好媒体了,可我放了鸽子,她想这周再安排媒体炒作,已经晚了,下周一就揭示结果了,詹玉裘再造势已经无法挽回。

“下一个客户已经到了。”李银玲在对讲机里面喊,我这才回过神儿。

对了,反正都已经搞砸了,还是先把眼前的客人都安排好吧。

我这边已经预约了十几个客户,按照一晌两个客户,客户有两个耗费时间的选择,这样来推算,一天最多能够接六个客户,我至少需要三天才能完成这个业绩才是。

过了一会儿,李银玲带着一个穿着蓝色裙子,罩着面纱的人走了进来。

“您好医生,额,是这样的,我家丈夫呢,是个喜欢在外面沾花惹草的花花公子,我虽然跟我的公公抱怨过,但我父母也不反对,公婆反而还斥责我多管闲事,从大前天他喝完酒回来碰了我一下开始,我突然感觉不对劲,有,有那种异味和白带流出来。”

说着说着,这位穿着蓝色裙子,衣着的奢华程度可以把我们三个人捆起来吊打的女士,竟然当着我的面哭了。

我连忙示意柳如是安慰客人,安慰了好一会儿,她才停止了哭泣。

“嗯,请问客人贵姓?”我斟酌了一下,决定暂时不刺激客人的心理。

“吴轻柔。”她小声的说。

章节目录

爱如潮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星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火并收藏爱如潮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