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我忘了,旁边还有一个满满的怀着嫉妒心的女人呢。

也不能说是嫉妒心,因为这是女人共有的天性,瓯菲儿是一个非常骄傲的人,看到自己身边的男人那么垂涎自己的小姑,她估计快气坏了吧。

“你能不能把你那些色心收起来,现在是你快要倒大霉了,你怎么就这么不怕事?”瓯菲儿凝神一怒,让我心中凌然。

倒大霉?

难道瓯楚菁要找我麻烦了?

不应该啊,我为瓯楚菁也算是流过血的人,瓯楚菁不应该是那种忘恩负义,过墙抽梯的人啊。

我的心里面疑虑重重,以至于里面两个人剩下的对话,我都没有听太清楚。

我心里面在猜测,这个关键的时间点,瓯楚菁来找我是为了什么,瓯楚菁和瓯菲儿这一对姑侄,年龄差距并不大,但是两个人之间的矛盾和代沟反而看起来不小,犹记得上次去瓯菲儿家里,看望苏轻烟这个小妮子的时候,瓯楚菁和瓯菲儿就不知道因为什么就大吵一架。

而在我看来,这两个人其实本不应该有那么多的矛盾,可是瓯菲儿天生骄傲,自尊,什么事情都要做到最好,瓯楚菁沉稳,内敛,不动声色于情,可以说是做老板的最佳性格,就因为一个人太过于自尊自傲,另一个人又偏向于内敛,有话都不好好说出来,偏偏憋在肚子里,让两个人之间的矛盾就此拉开。

可问题就在于,平常都不怎么说话的两个人,现在居然联合在一起,把我叫到了一品佳苑来,总不可能,是因为瓯楚菁想让我在背后给陈雁秋捅一刀子吧。

我胡思乱想了好一会儿,里面的那个男人突然推开门,走了出来。

这是一个大约三十二三,儒雅随和,但是略微有点胖的人,头发精细的涂抹过,一丝不苟的贴在头上,和他的头型很适合,看起来完全就是一个体面的,考究的中年有钱帅哥。

可我就觉得他的笑容很怪,很假,让人一见面就生厌。

而我本以为瓯菲儿应该和这个人关系不错,不然刚刚为什么还要阻止我,可一见到这个人,瓯菲儿就冷笑的说:“还真是意外啊,曹定荣,你天天那么殷勤的往我家小姑这里跑,也不知道你非要忙个什么劲,白忙活一场好像也不符合你曹老板无利不起早的地位。”

这个叫曹定荣的男人抹了一下自己的头发,淡淡的笑着说:“菲儿啊,话不能这么说,真正的爱情是不需要用利益来衡量的,我对瓯小姐的的感情完全是真心一片,天地为证,日月为鉴。”

“呵呵,如果我旁边的这个家伙对我这么说,我顶多踹他一脚,但是你做生意的人跟我说,天地为证,日月为鉴,还真心一片,自己不觉得恶心吗?”

一把推开曹定荣,瓯菲儿在我惊讶的,合不拢嘴的眼神里强硬的进到了屋子里。

这可把我给吓到了,这还是我认识的那个瓯菲儿吗,怎么出人意料的强硬。

似乎是看出了我的建议,曹定荣乐呵呵的对我说:“小兄弟不要介意,菲儿就是这样的一个脾气,我每次跟她见面,总要小心的躲开,免得又被这个丫头给呛一下,我还有事,下次见面,我再请小兄弟喝一杯茶。”

“您请便。”我把路让开,曹定荣卖得非常自信的步伐走了。

看着他那标标准准的老板步子,我突然想起来他是谁了。

曹定荣,不就是吴松市前首富,面粉大王曹孚容的孙子嘛,敢情这也是一个富二代,或者富三代,反正家里面可是前吴松市首富呢。

吴松市是什么地方,全国最大的经济中心,世界级的经济中心,在这个地方能当得上首富,那也是能够在全国首富榜里面争一争的人,他家的财产,不会比瓯菲儿家弱,甚至更强,也难怪他可以在瓯楚菁这里自由的出入了。

章节目录

爱如潮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星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火并收藏爱如潮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