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女人是怎么回事,怎么全都跟我说的是一句话。

都说我要倒大霉了,可我哪里要倒大霉,你们倒是老老实实的跟我说一下呀,全都在和我打哑谜,我哪里猜得出来?

我头疼的说:“那你们俩倒是告诉我,是谁要针对我,又是谁要在背后捅我刀子,我总不能连敌人是谁都不知道,就要被你们拉着躲起来吧。”

看看我一点都不在乎的样子,瓯楚菁坐了回去,她还算淡定的喝了一杯茶,然后把桌子上的一张纸放到我面前,说:“你看看吧。”

我,我有点沉默。

大姐你明知道我看不见,这是还要过来试探我还是怎么着?

瓯菲儿冷哼一声,说:“小姑你还真是健忘啊,你忘了他看不见吗,算了,我来说吧,前几天,据说李老八在和他的属下们做私人会议的时候,在聊私事的时候,李老八说你和他刚刚离婚的老婆乔香云有染,要对你进行血腥报复,这个事情知道的人非常少,你还是赶紧想想办法,找个地方躲起来吧。”

“对,李老八还说,他是和乔香云吵架的时候才知道的,之前他完全的不了解情况。”瓯菲儿冷哼在补充。

“哦对,你是怎么和乔香云勾搭到一起的,据我所知,乔香云也是一个冷艳的女神,有许多人想为她一亲芳泽,可能够见面的人都非常非常少,如果李老八不是非常特别的话,他也没有办法把乔香云纳入帐中的,你是怎么做到的?”瓯楚菁一幅我很有兴趣的样子看着我。

我刚想说,突然意识到,如果我把话说错了怎么办。

这里有一个陷阱,我嘚先想清楚,首先,瓯楚菁和瓯菲儿,虽然我扪心自问,我觉得我像我这样的人,其实一开始是没有资格和瓯家姑侄结交的,但阴差阳错之下,我居然和这两个女人有了不能告诉外人的联系,大家虽然没有达到女朋友那种境地,但我厚脸皮的说一下,我们之间还是有一丝丝的暧昧缠绵的。

然后我才意识到,其实李老八这次的突然发难,不管到底是不是真的,也一定会考验到瓯楚菁和瓯菲儿和我之间的关系,她们如果想保下我,就要和李老八做利益交换,这样她们也要承受很大的压力。

如果我这张丑嘴,把我和乔香云的关系说错了,那可怎么办。

不是我这个人太过势利,而是你明明有办法可以保住自己的,却偏偏因为一条臭嘴搞砸了事情,那也太亏,太傻缺了。

我想了好一会儿,才对瓯楚菁说:“这个事情,首先,我和乔香云没有任何的**上的关系,这个叶紫可以为我做证明,是她带我去给乔香云做护理的,那个时候乔香云的胸口有比较严重的乳腺发炎的症状,这一点乔香云本人可以证明,而且乔香云以前是做模特的,后来转到电视台主播,她不管是胸口还是小腿经脉都有一些问题,这个乔香云本人也知道,至于我跟乔香云有染这件事,我只能说这是子虚乌有。”

我想来想去,也只能这么说了。

如果我直截了当的说我和乔香云之间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那么这俩女人也一定会觉得我是一个出了事就背叛人的家伙。

况且,我和乔香云之间还真的是很无辜,顶多有一点点的暧昧,乔香云什么都没给我,我却要在背后帮她扛雷子?

这不合理啊。

“你就不觉得生气吗,说的竟然这么客观,可不太像是你说话的风格。”瓯楚菁忽然说。

我一凝眉,我马上有些生气的说:“我当然生气啊,这还用说吗,我明明和乔香云没有一毛钱的关系,我什么便宜都没占到,结果突然就一口大黑锅盖在我的头上,弄得我成了奸夫,我肯定生气,现在如果能够再让我找到乔香云,我肯定得抓着她骂一顿。”

“哼,我怎么知道你有没有和乔香云有瓜葛。”瓯菲儿仍然是将信将疑。

瓯楚菁敲敲桌子,笑道:“好,我和菲儿姑且就相信你了,但是阿正,你又该如何向李老八证明你自己的清白呢,李老八向来可不是一个喜欢妥协的人,他最擅长的,就是追杀人从头到尾,之前和他合作的合作商,得罪他的仇家,几乎全都倒台了。”

章节目录

爱如潮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星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火并收藏爱如潮水最新章节